[进击][毛团] 流星森林-2

2.

阳光从狭长的条形窗格里照进来,染成浅金色的空气里漂浮着细小的尘埃,午后的图书室里没什么人,很适合他这样不想参加任何一个社团活动的人来消磨时间。

 

如果气味有颜色的话,那这个世界一定是由一堆打翻的颜料罐组成的。

不记得从什么年纪开始,嗅觉代替了视觉,成为米克·扎卡里耶斯判别人和物的最主要方式。戒烟多年的祖父身上有着浓重的香根草的味道,未施脂粉时的母亲闻起来是薰衣草的香气,热爱打猎的父亲和兄长时常散发着皮革的味道,戴着眼镜的女家庭教师袖口混杂了鸢尾和墨水的气味,后间的厨子闻起来像是个会走路的猪油罐,勤快的女仆总能在打扫过的地方留下铃兰的清香。

在进入学校之前,米克都还没觉得这种灵敏的嗅觉能算作困扰,长在他脸上那个从高度到性能都颇为突出的鼻子从外部形态到内在功能都可算是值得骄傲的家族遗传,作为王都城里小有名气的香水制造师的儿子,如此灵敏的嗅觉至少能保证将来他接手家族产业不会有生理上的困难。

看起来双亲和兄长也赞同这个观点,于是米克被送到了米特拉斯中央学院,开始了和其他贵族子弟一样顺理成章又平淡无奇的学校生活。

除了少数出身贫寒的推荐生,大部分在米特拉斯中央学院就读的学生都有着不错的家境。在完成基础课之后,他们可以选择进入史政科、农业科或军工科,大部分人毕业后凭借身家背景进入政界,学院的教学内容都经过严格的审查,学术上的偏离会被当作异端而受到惩罚。值得欣慰的是,比起追求学术真理的神圣殿堂,学院对这些年轻人来说更像是个通向未来光明仕途的跳板,营建实用的人脉关系明显更有用处。

没人能说清在这几十年风云起伏的建校史上曾经出现过多少个学生社团,完成学院指定的学习任务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并非难事,剩下这大把的空余时间,不少人选择了在这些五花八门的社团中挥霍青春。

作为名将之后,十八岁的米克·扎卡里耶斯的确有着一副很对得起曾曾祖父那显赫战功的结实身板,也许正是因为看中了这副十分适合交流武斗技术的硬件,马术社、击剑社以及未来军官俱乐部这些社团在他入学之后就热诚地发来了入社邀请。另一个原因则是这些男孩子参加的社团吸纳这样外型杰出的社员对增加人气来说意义重大,据说女性支持者的范围已经从同院的女学生扩展到学院外那些沙龙贵妇们了。

在人类享用了近百年和平岁月的当今,剑术这种曾在战场上用以厮杀搏斗的武术现在已经退化成为贵族子弟之间炫技的花哨玩意。为了避免其他社团过于热情的骚扰,米克填写了击剑社的入社申请成为挂名的社员,但这并不表明他对那些集体活动有什么兴趣:对嗅觉过于灵敏的人来说,置身于密集人群当中已经不太愉快,得意洋洋夸耀家世的同类们所散发出来的愚蠢气味更是糟糕。相比之下,来图书馆打发课余时间要清闲得多。

视平线范围内的书架上陈放着一列列厚度可观的书,这些珍本书有不少和这所学院同等年纪。比起读者众多的冒险爱情类通俗小说,神学天文这类冷僻书的书架前没什么借阅者,倒并不是因为米克对这类言辞拗口内容玄奥的书有什么兴趣,纯粹是因为后者不会有太多人借阅过遗留下来的气味痕迹。

《论巨人成因》,在一排封面饰有烫银天鹅绒、书口染成金黄色、书脊嵌着雕花铜扣的书当中出现了这么一本看起来有些珍奇的书,他踮起脚,把这本书取下来翻了翻,让人失望的是这本书大半内容都在探讨巨人的宗教学意义,说的无非还是巨人对人类来说是天谴这种毫无新意的陈词滥调。他想把书重新插回书架,但因为书本太厚重,加上封皮上的皱褶产生了太大摩擦,书掉到了地上。

跌落的书与地面撞击出一声闷响,书口处的扣带在重力作用下迸裂开来,因为年份久远而松散的牛皮扣带上的黄铜束扣撞脱了线,滚进了书架最下层的缝隙里。

真是一本直到脱手也不忘给人添麻烦的书,这样想着,米克蹲下来伸手到书架底下去摸那颗铜扣,见鬼的是明明看到那颗扣子滚进去了,伸手却摸不到,他只好跪下来把头伸到缝隙旁边,指望着能在昏暗的地板上发现那颗不安分的扣子。

和所有图书馆惯常的排列规则一样,书架最下层放着的多半都是比视平线位置更加冷僻的书,没有找到脱落的铜扣的米克在最下层角落里看到一本封面泛黄的黑皮书,书脊上笔画纤细的书名吸引了他的视线:《火鸟星云下》。

十年之前,和大部分有幸能读到书的孩子一样,米克也曾经对这些让人浮想联翩的字句产生过兴趣,家庭教师在教授到星云这个词条时提到过一些有趣的说法,可惜的是在米克成长到能真正理解那些说法的年纪之前,那个家庭教师就被父亲辞退了,理由是他向学生传授了不合适的知识。当时不过七八岁的米克并不明白什么叫做“不合适”,但在父亲严峻的脸色下他有些明白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刨根问底的,就像不适宜在公开场合讨论墙外的世界是怎样的一样。

作为包括希纳之壁在内的三道城墙保护的国土最中心,对王都城米特拉斯居民而言,在最外围的玛丽亚墙之外的巨人,是不值得讨论的遥远的存在,只要太阳照常升起、四季如常更迭就好了,这样和平的日子在坚固城墙的保护下,总会一直持续下去的。

放弃了寻找脱落书扣的米克从一排排纵列书架的过道探出头去,没看到图书管理员的身影,他把书捆好放回原位,拿着那本从书架最下层抽出的黑皮薄本小册子走到窗边的桌旁坐下。

这是一本诗集,描述荒野中的旅人与星星的故事,比起那些大部头的神学哲学名作,这本主题散漫、词句放浪的诗集让米克产生了比严谨的天文学书更加浓厚的兴趣。

但诗集终究不过是诗集,决定历史发展方向的不会是这些迷幻的诗句,不管是家里的书房、王都城的都立图书馆,还是学院的图书馆,占大多数的总是此类农业畜牧以及医学药学等等的实用书籍。想到这里,他有些扫兴,草草地把书页翻到最后,打算把这本书放回去——直到他的视线被书的最后一页吸引了。

书的最后一页是一副黑白插图,渺小得如同河岸上一枚沙粒的旅人的身影,以及深邃夜空中闪亮的星群,在插图的背面,夹着一张对折的便签纸,米克打开那张纸,上面写着这样的一段话:

“臆想出来的禁锢和虚幻的威慑总是最为强大,假象的泡沫比枷锁本身带来的压制更加让人叹息。”

就在这时,窗外的钟楼敲响了整点的钟声,图书馆要关门了。黄昏为书页染上了又深又浓的暮色,连带这几行有些突兀的词句也浸没在书页的阴影中。

米克掏出笔,在这几行字下面又添了几笔,把便签纸折好,像先前那样夹回书页,他把鼻子凑近书本,想从气味上追溯描摹一下这本书先前的阅读者是个怎样的人。遗憾的是,除了经年储藏带来的潮气之外,这本书几乎没有什么人类留下的气味。

他凝神端详了一下便签纸上那两行端正的陌生字迹,在自己写下的字句之后又添了两个字母M Z。

这是个有些无聊的游戏——他这样想着,把那本书放回原处。


-TBC-


————————————————————————

这一话毛哥终于登场了……感觉完全写成了架空校园paro。

整个故事来源于几个月前毛哥在动画版登场时爆发的脑洞,以及对团长青春时代心路历程的臆想。总觉得干部组相对于草根屌丝feel满载的104期来说,完全是见过世面的高大上贵族子弟范儿。按照原作中透露的信息看来,团长、米克和奈尔的青春时代那会儿,经济发展趋势和社会环境也比正传开始的时候繁荣,相对于近百年的和平岁月,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也算是经历了见证原作中所谓人类历史发展过程的1/4时间呢。

至于贵族学院就完全是个人趣味了,在训练兵团里搞什么击剑社啊未来军官俱乐部的总觉得画风不太对。可惜韩吉看起来比团长毛哥年轻太多没法成为同学,不然让他们组建个有害书籍同好会,她肯定是最积极的组员。

奈尔在原作里已经人生赢家了,不知道啥时候还有机会再标个双团的CP tag呢(残念脸

评论(2)
热度(7)
© 雨海纪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