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最初的號角

这么快就收到文评!_(:з」∠)_而且还是看起来这么专业犀利的。

回复太长,就放最后了。


SECOND WING:

最初的號角

關於“團兵”

最初伊謝和水果說要出進巨的本子,於是我上個月就無比的興奮,期待著十一月的到來,然後我就可以一睹伊叔的風采了,不得不說,雖然我第一次看伊謝的文已經離他上一次出書有相當一段時間了,但當我和閨蜜說起伊謝時她的反應倒是比我快,好吧,這是專業所在和遠離動漫圈的人之間的差距。總之,一切的始因是伊叔。看進巨(好吧,這個主要原因是南大說男主角死了,我想看他怎麼死的,誰知道他又復活了……),到後面看團兵,伊叔推薦了寫得相當之好的《灰燼之翼》,然後,在被驚豔到后又看了作者的其他幾篇文章,由於不習慣直接在網絡上閱讀,我專門建立了一個文檔來放置茶壺的文,一個夜晚的時間,慢慢品味。

第一次知道了原來同人可以不只是原創女主,也可以不是各種CP和BL,原以為作者是個男生,但後來驚奇地發現是個女生,越發喜歡這種能調皮和深沉文字共進的作者,於是,《灰燼之翼》后,我心中進巨同人第一的作者出來了。當然,伊叔的出手讓這個位置換了下……可是他,哦不,他基友空窗了!!所以我喜歡的作者本職愛好之一都是窗嗎?

……

總之,在越來越喜歡這些作者之後,下一步便是等著CP13買本子了。誰料CP前居然有人鬧一出“抄襲門”,還是茶壺“抄”別人,而且,那些個別人還不是真正的作家。當時的第一反應是,開玩笑呢?茶壺一改風格去抄她們的兒女情長還是纏綿激情?在《戰鷹》的全文放出來前各種聊天記錄被截圖出來,大家各曬證據,看得頭昏眼花的,以至於有那麼一瞬間我都以為真的有什麽不得了的“抄襲”,但轉念一想,如果真心是抄襲,畫者在畫插畫的時候就該有感覺,爲什麽那時候沒有提出來?所以在這個敏感的日子里,看起來就像一場陰謀(總覺得這個時間可以記下來以後看看是不是拿來寫東西……)

好吧,扯了一堆有的沒有,全當大事件的個人回顧。恐怕以後都會忘掉自己看過團兵的同人吧……

 

昨晚戰鷹全文放出,大戰真的拉開了帷幕。

正如伊謝所說的“來戰!”,所以我幹嘛湊熱鬧?爲了想要力挺的作者,我覺得我和她沒什麼關係,也和其他幾位沒什麼關係……爲了伊叔所信任的,好歹一點點偶像心理可以驅使我這麼幹……爲了杜絕抄襲這種可恥的東西伸張正義?哦,這個倒真是可以,我真心討厭抄襲,至少如果我寫東西時混入了別人的東西,我會感覺很彆扭,很討厭,很噁心……所以我一直覺得一個作者最基本的原則就是“不抄襲,不作死”。

還有呢?爲了……一個開啟了我對於同人新認識的領路人?爲了我收藏在電腦里的那個文檔?爲了雖然有些言論不太認同但這個作者我真心覺得她是個好人?說真的,這三個理由都太不給力了,但我最後發現讓我動筆的原因其實就是這三條。

 

《戰鷹》讀後感

凌晨一點讀完戰鷹,熟悉的茶壺風格,開場精彩,有種在看民國時期文學,或者西方文學的感覺,前五段讓一個地下街的形象立體起來了,即使是烏煙瘴氣的地方也能聞到中國過新年的歡樂感。腦海里浮現出利威爾小孩般對於新一年的期待,那雙死魚眼里透出一種希望的光芒。第一場近身搏鬥大戲,頗有好萊塢的展開手法呢,若是用標準的文學話來說,一開場就向我們表明了利威爾的身份和強大的實力,以及地下街勢力爭鬥過程中對於力量的渴求,同時為後面埃爾溫希望這樣的人才加入調查兵團而使出各種手段埋下伏筆。其次是茶壺對於細節描寫的細緻,讓一個地下街不侷限在一個模糊的概念上,用“巷口有一堵平整的石墙,王都街道瓦斯路灯照亮的领域只到这里,以往,那是个通常会贴出通缉令、判决书和新颁税法的张贴板,临近年关,上面换成了歌剧院的招贴画,远远地就能看到“剧团新星”、“新莺出谷”等等浮夸的花体字。虽然也能在丰收节的巡游花车上看到浓妆艳抹的歌剧女伶,可是这种高雅到不知所云的艺术,对果腹都成问题的地下街贫民来说,还是太遥远了”,一下子年代片里的那些上世紀的場景便躍入腦海,讓一切都鮮活起來。

而埃爾溫在駐屯兵團、想轉去調查兵團的設定非常的新穎,佐耶家裡開藥房,米克家是賣香水的(就爲了這個設定,我都覺得戰鷹得加幾分,香水控不解釋),目前而言,這是我看過進巨文中唯一的設定,創新度可以達到四顆星!

紅莓的死亡設置,給這篇文章開啟了一個重要的懸念,儘管出於閱讀原因,我的關注點從柯里瑟出場后就轉移了,我喜愛這個女人,她帶著宿命般的意味將利威爾帶到了埃爾溫身邊,帶去了一個嚮往自由的地方。這條隱線的設置可以點贊。個人而言,對“宿命類型”的角色都保持著既愛又恨的態度,一方面,他們擁有著強大的預言能力,也牽引著故事人物走向我們希望又不希望的地方,事件的發展似乎在可見的進行,連出軌的機會都降低到百分之零點幾。另一方面,他們的存在就像證明著什麽——你就算是被歌頌的大英雄或者被譴謫的大反派,你的結局早就被寫在了命運石上,你們的生命就像提線木偶。縱觀全文下來,利威爾和老人家柯里瑟之間的關係讓我倍感人文關懷,尤其是購買墓地那段,我想我是否可以這麼理解,知道你活不長了,所以我最後能為你做的就是讓你死後能安心,作為一場友誼的見證,儘管很可惜,我沒有擔保人。後面埃爾溫以擔保人的名義做交易,我思考了下,如果調查兵團不是一個最好的歸屬,如果埃爾溫要他去上刀山下火海,他會不會也那麼義無反顧?思考的結果是,如果是人文關懷足夠,那麼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是要現實主義一點,我想不會。看過那麼多熱血青春少年文后,越發覺得江南那句話說得沒錯,一篇小說若有那麼十幾二十個感動人的瞬間,買個上萬冊也不是問題。

再將視線扯回團兵身上,我非常喜歡利威爾面對埃爾溫交給他那份犧牲了他全部財產的“墓地捐贈書”的表現,明朗著顯露的埃爾溫的腹黑程度讓人忍俊不禁,我整個人窩在宿舍的硬板床上各種翻滾和傻笑(幸好床外面有簾子遮著我的詭異行為)。他們那時候還年輕,儘管生活的殘酷讓他們不得不成熟起來,但還是可以看到年輕人擁有的熱血和願望,不斷追求著美好。

只是讀到最後幾章,尤其是12章,我看完后都沒發覺已經結束了,挺失望的結束,有些操之過急和草草收尾。我一直希望能在最後看到整個高潮的情節展開,來場合理的打鬥戲也是可以的,但以如此平鋪直敘的講述事情發展,一下子還滿懷期待的心就跌落下來了。我連續倒回去看了兩次,也沒消除這股積鬱在心中的失望感。

結局還是一貫的電影式,讓我們在美好的日出下期待新的開始。值得一說的是,埃爾溫再度讓利威爾失態了,與前面掉入水中那一段相互照應呢!有些覺得拖沓的是,我認為作者把話說到差不多就可以了,“巨人既不吞食其他动物,吃人也并非为了生存,甚至这个族群都长得和人类极为类似………………即使在旁人看来每一步都离死亡无限近,但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项日常工作而已。”這裡三段,我在考慮,交待工作方向和鼓舞加油沒問題,但明確地表達出來,嗯,如果可以隱晦一點,給讀者一點意猶未盡的空間是不是會更好?

以上,《戰鷹》不算讀後感的讀後感。

這不是我看茶壺中最開心的一篇,也不算最差的一篇,大概中等偏下,始終那幾個短篇在我心中的地位很高!

 

關於抄襲以及各種隨想

鑒於個人喜好原因(不在電腦上看文,又懶得將文章弄到手機里,也不喜歡回顧沒有留下深刻印象的文章),所以《利刃》的具體文章不在對比範疇中。由於《劍》剛看完不久,尤其抄襲門下不得不加深印象的讀,我還記得。

以下文字不判定是否“抄襲”,更多的是一點個人想法。

在看當事人的爭吵時,我發現所謂“抄襲”或者“撞梗”其實都集中在了設定上。

1、地下街的食物,所謂“蜂蜜和麵包”,話說,西方人不吃麵包吃大米飯還是蘭州拉麵?至於蜂蜜,想顯得高咖一點溫暖一點配合新年的氣氛和地下街的氛圍,難道用火雞嗎?

2、第一章節里關於偷盜一事。在AOT的前傳小說中有如此敘述“地下街因其位置特殊而成为各种犯罪的温床,本来应该是法律严加取缔的对象,却因藉由提供娱乐给富裕阶层人士享受,而使其存在获得默认。只不过由于利用者当中也包含了执法人士在内,因此说这里是个三不管地带也绝不为过”,所以說這就是個犯罪分子聚集地,當作者是女性的時候,往往會有一點惻隱之心,尤其面對喜愛的角色,若要利威爾在生存下來的同時不被抹得那麼黑,還要肩負起和埃爾溫相遇的重任,只能幹一些不那麼殘忍的犯罪嘍,小偷小摸是極好的選擇。好吧,我知道有人要扯那麼爲什麽偏偏是錢包呢?不然偷什麽?偷人啊?——這種意外的相似讓我突然想起了不久之前的一個心理測試,雖然很多人很好奇爲了都那麼準,我認為有一部份原因是中國教育和中國環境在作祟,因為應試教育下出來的人思維模式有很大的雷同性,小朋友畫一個房子基本上都是三角形的房頂,正方形的牆面,太陽是只漏半個臉的,如果這個理論是成立的,那麼中國教育下以及網絡環境營造的同人模式發展來看,作者想像力是不是也會趨於一致,尤其第一個成功的作品出來,後面的人看了以後會不自覺帶入進去?這也是氾濫的原創女主家教文中目標是雲雀的難得一見的驚人相似性。而當作者(同性)之間還頗有交流的時候,這種情況會不會加深呢?

3、再說後面的組織和藥的問題。這個真心被雷到了,一個是關於創造不怕死的軍隊,一個我至今還在想究竟是私吞軍糧問題還是所謂巨人血的問題,或者兩者兼有,壓根沒關係好不……劇情展開的方式就更不一樣了!劍是兒女情長下各種糾結和陰謀的推進(是的,我翻來倒去看了好幾次,不管怎麼看都是愛情故事),戰鷹是埃爾溫偵查原因順便拐帶個利威爾回來……這種壓縮劇情來對比的手法,實在是可笑,如果這也算抄襲,我真心覺得五十年代革命小說的始祖可以通過控告日後那些千篇一律的抗戰神作而贏得一大筆財富呢!說起這個,又想起當時上課時反覆強調的,新中國成立之初文學成就不高……千文一面……連思想都差不多……這個現象其實目前在同人圈里也是相當之明顯,能創新能寫好的作者太少了。

4、最後一個最可笑了,看日出看日落,這個若也算抄,好萊塢電影會不會彼此控告呀?

5、這點是一個沒原文印象依據的判斷,冰冰璃在總結說埃爾溫和利威爾的身份以及身邊的老人家……我又很想說,偶像劇裡面高富帥還都遇上小傻子呢……然後母親都是給錢很爽快要女主走人的後媽,女二都是白富美很能打但最後都打不過女主,還有男方那邊一定有個傢伙(兄弟或者爸爸)對女主相當之好呀……

6、我想起《灰燼之翼》和團長斷手了,哎呀呀,幸好茶壺你是身在中國呀,若你在日本那還得了……不,說不定也不錯,你可以說創哥“借鑑”斷臂的梗。畢竟你時間在先嘛,天時地利皆佔盡!

 

總結而言,其實同人的可展開範疇並不大,算來算去也就那麼些東西,至於說你動了我的梗還是我動了你的梗,不覺得很可笑嗎?本來他們就在那裡,擁有相同文化背景的人,能想到不奇怪,不然為啥好萊塢的英雄片都長得差不多,不就是這部超人那部蜘蛛俠嗎?但爲什麽我們依然熱愛好萊塢的商業大片呢?我想是裡面在英雄之外的人文關懷以及表現手法,當然,不排除衝着演員和出品公司去的。同樣的情節,誰能表現得更好誰就能佔據市場的高地。

同樣的理論放在同人,如果手上的物質是有限的,那麼誰能將有限的故事組裝成為更棒的故事,誰就更厲害。這一點上看這三篇文章,顯然茶壺的更勝一籌。對我而言,她不僅是原著向的(我對於愛情向的實在頭疼了,尤其裡面各種糾結時候),還在文字表達細節處理比其他的更好。(我看茶壺比她們其他兩位的文都早,期間也沒有複習,同樣一次過的閱讀,對後面兩位的印象要在開了她們的網頁才能知道她們寫過什麽,但寫過的內容也忘了……可我至今記得黑貓、灰燼……我想,我能支撐我的觀點的也只有我的記憶了……)

自我反思:至今在創作過幾次同人后,開始對同人保持一定距離的態度了。喜歡一部作品是一回事,但如果太過深陷其中容易危險,尤其自己無法創新到自己滿意的結果。



————————————————————————————————

长评感谢!尤其是在发生了这么多之后,这个评论越发珍贵。

这是我写同人以来收到过的最详细的一篇文评,有相当多的点都准确地说到了,犀利得让我觉得看着好羞愧但又好想看更多点评Orz

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的文有民国风情,感觉有点奇妙。开篇的冬景描写是出于个人经历,作为北方人,太喜欢那种大雪过后一切都干干净净的景象,不管是感官上还是意象上都有冷峻肃杀的美感。我在后记里也写过,除了写角色本身,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也喜欢写他们生活的环境,这种给一个看起来很玄幻的虚构世界堆积读者们不难感知到的真实感的过程,着实让人欲罢不能。

这篇文当中许多环境以及角色设定细节也是决定了整本书剧情走向的要点,比如奈尔是如何从一个也算是心怀积极职业理想的年轻人变成后来那副被生活磨灭所有激情的MADAO脸的(…),利维因为要看懂通缉令而学会了认字,后来他加入军团成为埃尔文左右手,这个技能发挥了作用,以及柯里瑟对利维那双手能决定人生死的预言在日后的应验,等等,实际上我从构思第一篇团兵同人文的时候,脑子里就奇妙地浮现出了一个跨越故事当中十多年时间的框架,说我是为了将这个框架上挂满埃尔文和利维的人生故事也不为过。而这些都是只有看按照时间顺序来的实体书才能更加直观地感知到……现在看来也许能感知到这种时间线用意的人比我想的要少得多吧。

原本的大纲里红莓的戏份更多,篇幅所限最终把她凝缩为一个几乎没有好好活过、只代表利维过去生活道路上萍水相逢过的一点,我很想写出“利维活着的这一路,一直在看着别人离开和死去”这样一个景象,作为一个成功战胜出身和命运活下来的人,他是个孤独的人,“如果不够强,就是这样的下场”这么说很唯实力论,牺牲的是女性也有点不厚道,为了补偿女性角色们,我也在别的短文里写过幸福的人。

铁腿这个角色,之所以不给他一个具体的名字,是想让他成为一个“终究没能在与自我搏斗的战场上最终获胜”的士兵群体代表。实际上整本书里所有篇幅中出现的阵亡士兵们,我都没有给名字,相对名留史册的胜者来说,他们不过是通向成功的基石,亡者是不会有名字的。巧的是在给这篇文赶稿的后期,团长断臂让残肢这一点从大家习以为常的作品认知当中凸显出来,肢体的残缺会导致精神的变异,区别只是程度的多少以及变异的方向,而决定这一点的则是当事人的精神强度。

柯里瑟是全书里唯一个有名字的原创配角,首先我觉得这是个好名字(大富翁的意味……的确是给利维带去了他人生中最大最好的一笔财富呢www)其次我很喜欢睿智的老年人,他们身上有年龄沉积的深邃感。也许以后写团长前传的时候会再提到这个人吧,世界其实很小。顺便说在胸前插花这个梗来自于一本多年以前看过的旅行杂志上让人印象深刻的一段,有人去中欧旅行,出于好心给一个行乞的吉普赛老人钱,老人给这个人胸口别了一朵花,说,这样这一带那些讨钱的小孩就不会再缠着你要钱了,你要是问路也不用怕他们会恶作剧指错路。这种关乎善意的小故事让我一直记了很多年。

高潮不够高这个问题我在大纲阶段就纠结过,出于铺垫一个完整故事的考量,是该好好写一个像高潮的高潮,可是实际上铁腿的败局从一开始其实就注定了,放弃了自己的人,利维很难有兴趣和他好好战上一场。再以及,因为这是个基于原作设定的故事,如果出现一个足以和主角们对抗的反派,我会觉得这有点喧宾夺主。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我对剧情的把控还是很不行……Orz就算是这么狗血老套的简单剧情写起来也觉得有点吃力。越发觉得那些能把精妙庞大的故事写出来的优秀编剧真是太了不起了。

这个故事里大多数是利维视角,没有太多机会写团长到底是如何从一个普通贵族出身的年轻人变成现在这样专注挖掘人才(泡各类好汉)革新世界的先锋。不过能写出利维的童年经历和成长历程,这篇文的最大目的就达到了,也算是了了一个心愿。至于埃尔文的成长经历和心路历程,就让我在团长前传里写吧。

其他配角,比如米克和韩吉,我也特别喜欢构建他们的出身小细节。嗅觉敏锐的米克是香水制造世家出身这个脑洞在我看来简直太让人浮想联翩了,而他的性格当中沉稳可靠的一面,也很适合与这个梗好好结合发挥。在我看来米克真实的内心其实比他那个魁梧的身形更温柔纤细www希望有机会能在团长前传里好好写到他(搓手)太喜欢外表温和内心激进的埃尔文、外型瘦小实力逆天的利维、看起来高壮大条实际细致体贴的米克以及看起来疯癫其实内心特别靠谱的韩吉这些有着与外表给人感觉十分矛盾的真实内在的成年人,由矛盾构筑的人和物有一种迷人的美感。

写这篇文的后期,正是原作漫画的故事走向日益冷峻的时候,不由得让我觉得在写的这个团兵前传特别青春治愈。从墙上蹦极跳下去这段的灵感源于westlife的那首《beautifulworld》,能让读者觉得“利维经历过这么艰苦的人生路程,终于以最真实的自我状态活下来邂逅了人生中最好的灵魂伴侣,从此夫夫两人大放异彩(闪瞎旁人)”这就最好不过了。

身为作者,写这篇文最开心的部分能和读者重合,这是很荣幸的。看到过一句话说“要想打动读者,首先创作者要打动自己”,文评当中提到的部分,是我在大纲阶段就特别兴奋迫不及待想要写出来的点。

曾经在微博上不止一次地和小伙伴们讨论过团兵文很让人有写成议论文的欲望,虽然在原作正剧里,他们只是配角,但在我看来,他们是贯穿了那整个世界发展演进的见证人,如果说艾伦等年轻一代是扭转战局的必杀武器,那么他们就是使用这种决胜武器的战士,当年轻人们也成长为合格的战士,一直到战争最终胜利结束之后,我希望这些曾经的战士们能有个好的归宿……虽然这种私心按照作者的一贯路线来说几乎不可能。

最后再次感谢能让我看到这篇文评,能站在两个角度讨论同一篇文,真的是身为写作者特别让人向往的奇妙经历。写作能构筑万紫千红的热闹世界,就像站在缤纷天地的入口,但写作本身是一件特别孤独的事,就像向宇宙中发射电波,收不到回音是常态,相对的,能收到回复,就是特别意外的惊喜。也许很多人觉得写同人只是兴趣所至,不值得太当真,也没必要提升到什么高度,我个人觉得能通过这个方式好好审视一下自己对角色对作品到底是怎样想的,这只有同人才能做到这一点,而将自己思考和重构过的对角色和作品的感想发出去,让更多人感觉到理性思考的引人之处和感性浸染的温暖感,这正是创作同人的最大成就感。

评论(3)
热度(6)
  1. 万象不更新Second Wing 转载了此文字  到 Dim as a Star
  2. 雨海纪Second Wing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么快就收到文评!_(:з」∠)_而且还是看起来这么专业犀利的。 回复太长,就放最后了。
© 雨海纪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