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利韩/团兵] Stars and Glasses

Stars and Glasses

 

843年9月。

 

墙外调查已经结束三天了,利威尔终于挤出空隙来找医师给手臂上的外伤换药。他敲了敲医务室的门,没有人回应,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屋里有人应了一声。

 

“你怎么在这里。”利威尔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才认出那个坐在窗边长发披散的人是韩吉。他记得她并不在这次出墙调查的士兵名单当中。

 

“实验室出了点意外,”韩吉边解释,边用不太熟练的动作两手扶着额头上摇摇欲坠的纱布。“白天医师们都很忙,还好现在总算有空,我就自己来了。”

 

这次基斯团长并没有安排韩吉参加墙外调查行动,这并非由于她的实战能力不合格,恰恰相反,作为一名入伍不过三年的新兵,韩吉的实战能力远远超出同期平均水准。很快就要到每年一度的研究成果审核期,这关乎着王都方面是否还会在未来支持调查兵团的这个研究小组,对韩吉来说,必须得提交足够引起军方、政方以及贵族们兴趣的研究成果,才能保证小组在资金和政策支持下继续前进。

 

也许在一支终年都在苛刻的环境中行军实战的队伍中建立一个科研小组,这听起来有些格格不入,实际上这个小组是在韩吉·佐耶加入调查兵团之后才正式建立的,之前军团虽然也有药剂师、外科医师和锻造师等技术人员,但大多分散在医疗组和补给班当中,整个军团还是以行军和实战为主,这些非战斗人员的辅助作用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埃尔文担任分队长之后,向基斯团长提交了一个成立科研小组、集中和招募相关领域专业精英的详细规划,当时几乎全军团都认定,在人力和补给都有限的行军队伍中,这个不实用的计划不会获批,然而意外的是,基斯团长十分肯定这一计划,并向上级做了推荐和担保,加上当时韩吉提交的研究成果也引起了王都方面一些贵族的浓厚兴趣,小组得以很顺利地建立起来,并很快投入了运作。

 

对利威尔和埃尔文来说,日常最多见的情景,就是一脸兴奋的韩吉端出某种看不出名字的制成品、用恳切的眼神请求他们作为第一批试用者提交详细的使用感想,或者拜托他们在墙外行军时采集一些在现今的书籍上都没有记录过用法的矿藏和动植物带回去作为试验原料。虽然有过无数次失败的经历,整个小组居然也跌跌撞撞地研究出了不少新奇有效的实用品,如去污效果翻倍的加强型牛油皂,可以延缓伤口组织坏死的外敷药袋等等,在小组成立并投入使用后,补给物资的保存率和实战耗材的耐用度也有了改良,渐渐的士兵们也开始对这个小组有了些尊敬,还经常有些年轻的新兵在闲时跑去实验室自愿给韩吉做制成新品的试用者。

 

只是偶尔也会有科学之路上的小挫折小风波,比如今天的韩吉看起来就是在那些实验中出了点什么小差错。混合液加热之后翻出了深红色的漩涡,沿着烧杯壁冲出了杯口,还好她反应够快,但也被急速沸腾的水气混合物烫伤了额头,膨胀爆炸的气流把她推到了旁边的器材架上,不幸中的万幸是器材架靠着墙没有摔倒,损失的只有一个直口烧杯,一套玻璃导管,一盏酒精灯,以及上次利威尔在长满青苔的岩壁上给她采集到的一种形态怪异的蘑菇原料。

 

“在大家都这么辛苦的时候跑过来凑热闹实在是抱歉啊,”韩吉撩起刘海,把那块方形的纱布贴在额角。“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了,我想如果增加那种成分会不会让成品的功效也加加倍,……结果还是太心急了。”

 

对于科研实在没有心得可以交换,说不出什么更有建设性的安慰话,利威尔拖过一把椅子坐下来,看着韩吉不太熟练地捣鼓头上伤口。

 

换做平常,他大概会边说“这次算你万幸”之类的话边给她帮忙包扎伤口。今天她把平时乱糟糟随手一扎的高马尾辫拆掉了,长头发披散下来的样子让他意识到,这个平时看起来有点疯癫脱线的同僚也不过是个比他小几岁的年轻女孩。

 

“后脑勺也撞出包了对吧。”他把交叠的两臂撑在身前的椅背上问道。

 

“是啊……唔啊这么一说就特别痛痛痛”大概是真的挺痛的吧,说话的时候她忍不住扭起了嘴角。

 

“上次你给我的那个跌打药膏还剩一些,等回头你拿去用好了。”既然是科学成果,发明人至少也要享受一下它带来的好处吧。

 

“呜……好好。”在士兵中广受拥护的灵药发明者吸了下鼻子回答道。

 

“没有什么备用的方案可以交上去吗?”

 

距离提交研究成果只有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了。利威尔想起最初帮助这个小组一举获得审批通过的科研成果,既不是清洁效果超强的肥皂,也不是可以疗伤的药袋,而是一瓶在埃尔文的建议下尝试提交上去的香水。这瓶香水本身的研制过程并不复杂,是韩吉在实验的间隙用边角余料调制出来的,因为是以墙外野生麝鹿的麝香做原料,意外地在王都贵族中成为抢手货。在王政正式批准之前,席纳城内最大的香水商就积极地向调查兵团抛出了合作的橄榄枝,并慷慨地资助了一笔巨款,作为研制下一款产品的资金。如果能用巨人身上的什么东西研制出能抚平贵妇王爵们脸上皱纹的霜膏,想必王都那边的支持会更热烈吧。

 

不论是前线士兵的死活还是战绩,都很难传达到遥远的王城。能飞过两三道城墙和漫长征途的,只有这些芬芳轻盈的东西。

 

“也许我应该改变实验方向,”韩吉撩了撩滑到眼睛前的额发。“总有一天,这些科学研究成果都会用到让更多人更幸福地生活上吧。”

 

看着她红褐色头发下那块有点刺眼的白纱布,利威尔想起了什么。他从军服的衣袋里掏出了一副黑漆木框的眼镜,递了过去。

 

“这个你戴着吧。下次再发生意外,好歹能保护眼睛。”

 

“这是……?”

 

“上个周别人送的。”

 

“哦哦居然会有人送你礼物……是女孩子吗?是女孩子吧!”

 

“你想多了,是个家里开眼镜铺的家伙,号称自家做的眼镜罗塞城里最有名。……就是上次吃了你做的压缩饼干之后三天没出勤的那个。”

 

“哦我想起来啦,是埃尔文队长今年才收进来的新兵对吧……说起来他怎么会想给你送眼镜的?你的眼力明明很好的。”

 

“那个笨蛋说什么我的眼神看起来很凶会引起别人误会的戴上眼镜看起来会亲切一点……又不是我自己想生成这样的。”

 

“你戴给我看看吧?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你一生的请求也太多了吧!”

 

利威尔挡下韩吉张牙舞爪要给他戴上眼镜的企图,明明是个伤号,现在却恃伤行凶,他不禁有种把她扔出玛利亚墙外的冲动。

 

“真是个好人……说起来还没问他的试吃体验呢,下次见面的时候替我谢谢他吧。”韩吉戴上了那副平光眼镜,把镜腿上的固定丝带绕在耳后。看着玻璃视野中的利威尔突然沉默了,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埃尔文已经去罗塞城里了。”利威尔看向窗外。已经是深夜了,夜色中只有初秋的虫鸣稀疏作响。

 

“我想要去这个望远镜都看不到的最远的地方。”韩吉回忆起了那个年轻同僚的名字,这个入伍不到一年的新兵原本归在埃尔文小队的旗下,虽然平时有点呆,但演习和训练都很努力,韩吉还记得这个年轻人在第一次登上玛利亚之墙看到墙外的景色时,激动得差点把手里的望远镜掉下去。

 

这个眼镜匠家的长子因为拒绝继承经营了几十年的老店而和父亲吵了一架,但对家人来说他终归是最疼爱的孩子。韩吉可以想象得出年迈的老父亲从埃尔文手中拿到悲报和作为遗物的望远镜时的表情,那曾是他最引以为豪的作品。而现在,这位父亲永远地失去了他此生最优秀的杰作。

 

对埃尔文来说,从班长到队长,他也应该已经很习惯这种身为上司和领导者的工作了。

 

“利威尔。”

 

“嗯?”

 

如果你死了,那么埃尔文就只能把讣告通知给他自己了。韩吉没有说出这席话。

 

“我们以后能去到那个最远的地方吧。”

 

“会的。”

 

“谢谢你的礼物。”

 

“怎么突然这么客气……?”

 

“……没什么。”

 

“早点休息吧。”

 

利威尔站起身拍了拍韩吉的肩,把椅子放回原位,转身开门离开了。

 

“好吧,新的一岁里也要有新的样子。”韩吉从床边站了起来,伸了伸胳膊,两只手插在腰上,看着窗外墨蓝色的夜空里那一两颗微小的晶亮星光。

 

“那么就让你们看看我能做出来些什么吧。”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写完之后觉得利韩也挺萌的……前提是剧情里他们都在同一个坐着的海拔线上。

虽然在这之前我都对这俩人的关系兴趣不太大,想想韩吉给利威尔送护身符什么的居然也挺没违和的啊。

公式书目前还没有看到,在看到韩吉那页的时候发现她拿下眼镜后的眼睛也很漂亮。于是对于她如何戴上眼镜做了这样一番想象。(PS:我也很想看利维戴黑框眼镜的样子啊…

在大家都知道韩吉的生日是什么的时候,她今年的生日就已经过了。……第一次看到动画里韩吉出场,就觉得她好适合说出“科学以人为本”之类的台词。

文中出现的关于韩吉的科研小组以及年审相关内容基本都是脑补的,另有一部分灵感来自串梗的钢炼。科学技术是第一战斗力嘛,如果不出产点实用的成果,上头很难让韩吉来搞调查兵团里的科研组这种烧钱中的烧钱事儿吧。除了平时偶尔发生的事故和制成品效果叵测的杀伤力,我坚信韩吉大大还是搞出了不少利国利民的实用好发明的,看过《灰烬之翼》的人大概会对其中某项发明的作用有点印象吧=_,=

公式书里提到的上级军官带着下属的讣告去家访这种设定真是太丧病到想找谏山谈人生。

感谢感动中国好读者的@冷玉殿 提供的好(nue)梗:对没有亲人的利威尔来说他的亲人只有埃尔文了。

结果最终那个炮灰新兵也没有出现名字…望远镜真的是个好发明。我们现在也算是到了望远镜都看不到的更远的地方了吧,旅行者一号的新闻真是太振奋人心了。能生活在这个神话一般的时代真好啊。


评论(2)
热度(8)
© 雨海纪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