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团兵+干部组] 第三十七个生日

第三十七个生日

-Let's cheers for the coming victory-


利威尔敲开那扇黑桃木的办公室门,一阵陌生的香气扑面而来。


“你来得正好。”从脚步声就听出来者何人的埃尔文正一只脚踩在办公桌旁的长椅上,解着腿上的立体机动皮带,椅背上搭着件黑色粗呢的便服。


办公桌上放着个墨绿色的玻璃瓶,利威尔想起这是上次米克送埃尔文的古龙水,新喷出瓶的清香混着些微辛辣的酒精味刺激着鼻腔,他有点不习惯在这里闻到这个味道。


“镇长三天前就发了请柬,邀请兵团代表参加男爵举办的晚宴,我都忘了。”埃尔文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宴会七点开始,但愿马车没这么早来。”


距离第57次墙外调查的出发日期还有半个月,这段时间里,军团参与此次行军的上百人,日常用度一大半都来自卡拉涅斯城的各种本地资源供给,从这个立场说来,埃尔文也得参加这次晚宴,对乡绅富商们慷慨捐赠的数量可观的物质支持表达感谢。


事出突然,来不及赶回宿舍去取衣服,好在埃尔文今天换了件干净的新衬衣,衣领也恰好浆过,把军服换成便服,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利威尔看着那件旧到起了毛球的黑呢大衣,总觉得有点眼熟,一时想不起到底在哪里看他穿过。


“领巾……领巾借我下。”整好衬衣领子的埃尔文突然想起办公室里没有马上就能拿来用的领结之类的东西,转头他看到了利威尔。


“这本来不就是你的么。”利威尔解下自己的领巾递过去,看着埃尔文拿下前胸平时经常挂着的领扣,换上那条白色的绸布,没有镜子,只有勉为其难地让窗玻璃代劳了。


大概是太久没穿军服之外的便装了,他的动作有点不得要领,利威尔走上前去帮忙。


“一下午你都在整这些?”利威尔问。“从你任职以来签过的文件垒在一起得有玛利亚墙那么高了吧。”


“对国家来说,战争就如同商人眼中的买卖。王都要明白他们的投入是否有成果,那些账本总要理清楚,交给那些投资人看。”埃尔文看了眼办公桌上放着的两沓纸,那是本次墙外调查动用的物资费用报表,以及提交给相关部门的战况汇报文书。


“给那群官爷每人附送个墙外一日游,90%的问题都能快捷有效地解决。”利威尔把埃尔文经常戴着的那枚祖母绿石的领扣挂绳收紧,别在系好的白领巾上。


“立场不同这也是事实,你我在他们的位置上,也许也会给出这样的决定。”埃尔文一边扣着袖口的扣子,一边偏过头看向窗外,男爵的马车已经到楼下了,对一个客居外乡的调查兵团团长来说,参加主人宴会迟到可不是好礼仪。“……对了刚才你要说什么?”


“没什么,万一不小心喝多了就在散场前派人发个信,我去接你。”利威尔掸去了埃尔文外套上落的发丝。


“要喝倒我难度还是挺大的。”埃尔文对着窗玻璃理了理弄乱的额发。外面天色已晚,窗玻璃上映出他演练过的笑容。“有空的话,帮我过一下桌子上的文件,这些应该难不倒你。”


擦了擦长靴上的浮尘,留下这句话,埃尔文快步走出办公室。


咽下了那句“今天是你的生日,大家都在饭厅等你”,目送埃尔文离去的利威尔在那张办公桌前坐下,开始审看那些曾经让他非常头疼的文件。


相比简单到几乎不需要特别安排人手打理的私务,现任调查兵团团长埃尔文的公务工作量倒是大得多,军团内部的各部门管理有分队长韩吉•佐耶和米克•扎卡利耶斯分担,在实战事务上,埃尔文还是倾向分派一部分下面汇报上来的内容给利威尔处理,尽管他的职衔并不符合军团规定上要求的辅佐官职。让不少人意外的是,这位出身寒微、平素看起来没什么团队精神、也不多发话的助理给出的建议和方案,其实用度和可行性都很可观。和他的金发上司一样,这位并非文职出身的士兵长在涉及军团实战及日常培训等事务上采取的管理风格是相当务实的,所以尽管也有来自军团人事部和团外其他部门如宪兵团的异议,军团的士兵们倒是普遍比较欢迎这样冷淡严厉但甚少空谈废话的上司。


前代调查兵团团长在任的时候,整个国家对调查兵团寄予的希望,多得盈出了任何可见的书纸,民众热烈支持军团前往墙外调查,商会中的产业代表也慷慨捐赠,支持着这支代表人类最热烈希望的队伍。然而随着玛利亚之墙为巨人击破以及随之而来的更多疆域失守,王政也随之收紧了各种活动的预算和容许的限度。


埃尔文在收成最糟糕、经济最低迷、时局最混乱的那年接手调查兵团第十三任团长的职位,那时几乎每月都能隐约听到流传在贵族间应该要解散这支一直赔钱还孜孜不倦向墙外送死队伍的传闻,民间舆论对这支军队的态度也严厉苛责起来。


利威尔至今还记得授职仪式那天的景象。那原本应该是振奋人心的调令,也是这个人奋战多年终于实现的一个目标,但面对在那样兵荒马乱的时候接受这一负载了太多重量的埃尔文,利威尔甚至连恭喜两字都说不出。


好在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至少现在,身为调查兵团一个普通的士兵长,他还能坐在宽敞舒适的办公室里,享受着窗外拂来的习习夜风,除了手上需要费神批阅的这一叠文件,已经可以说是个相当闲适美好的夜晚了。


工业都市武器制造厂发来的订单确认函,立体机动装置的耗材改良,新兵的实战能力和武器使用倾向测评,军团内部的各项部门管理,与商会代表就军需物资的洽谈,没有一样是可以假手他人的。


“如果有更高效的数量统计和图表制作工具该多好。”曾经利威尔也在彻夜工作的埃尔文办公室里听到只有他听得到的抱怨。比起缠身于这些十分基础但又不得不费神顾及的东西,他总觉得以埃尔文的想法和眼界,如果有了更加有效的工具,可以达到的成就应该更高更好。


而就算是有过这样小小的抱怨,埃尔文作为团长给出的批阅意见倒几乎是从不马虎,字迹端正明确,执行指示和评定标准都很清晰合理,那些曾经质疑过为什么行军的队伍要如此注重案牍文件、从前任团长时代就留在团里的老兵们也渐渐认可了这种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案,新兵们对实战和日常训练的上手速度也比之前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调查兵团的每个战斗力都是极其宝贵的”,埃尔文所做的这些,是为了兵团里每一个士兵的战斗力都能发挥到最大限度。挖掘每一名士兵的潜能,为他们铺平道路,指明方向,这是身为上司的职责。


利威尔在需要负责人填写意见的栏线上写下批阅指示的文句。曾经他为了看懂宪兵团发布的通缉令上是否有自己的名字而学会看字和写字,未曾预料过这个这个出发点不怎么光彩的笔力竟能成为决定这全人类前进方向的军团进发的旗标。


批完正文,利威尔在文件末页留给调查兵团团长签字的空白处,用熟悉的笔迹填上那个不属于自己但却无比熟悉的名字。


名字的主人第一次亲身教唆如何伪造现任调查团长签名时,也是这样一个被大叠文件缠身在办公桌前的夜晚。用右臂圈住利威尔的右臂,埃尔文握住他的右手,长年的征战在手指和手掌上磨出薄茧,摩挲着他的手背,笔尖的细珠滑过压平的纸纤维,黑色的墨水在纸面上留下一排端正漂亮的字迹。


埃尔文•史密斯。有哪个贵族会给自家的继任者起这样的名字,第一次在那张盖了火漆印的调任令上看到这个名字时他就这样想,而现在,他只觉得这真是个简洁易懂到一旦记住就忘不掉的名字。


“很好。这样万一哪天我回不来了,你来代替我。兵团不能没有团长,我相信你的能力,不要浪费这种天赋。”


笑着仔细端详这本人都难以辨认真伪的签名,在这种只有两个人的场合说出如此煞风景的话,埃尔文实在是个堪称完美犯罪的教唆犯。利威尔闭上眼睛,按住了额头。


有人敲门,熟悉而轻快的敲门节律。


“咦?……原来不是埃尔文在?”韩吉端着点心盘子,头探了进来,看到办公桌前坐的不是原主人,她有点惊讶自己猜错了。“你没告诉他今天是他生日?”


“他去参加镇长的索债晚宴了。”看时间,现在埃尔文应该已经在男爵的餐桌前,和诸位本地官员富豪代表们谈笑风生了。利威尔在墨水瓶里蘸了下笔,翻开下一份文件,那是一份关于军用信鸽饲养和训练的改良报告书。


“任期一晚的代理调查兵团团长大人感觉如何啊哈?”韩吉单手举着餐盘,轻快地踱进房间。


“难怪埃尔文的头发看着越来越少了。”利威尔低头翻着桌上的报告书,开头是几页详细的介绍,如何用正确的方法放鸽子。


“真辛苦我们的团长了。”韩吉把装满点心的盘子递到利威尔面前。“这是给埃尔文的生日点心,你先来尝尝味道!”


“就放在桌子上吧,等我看完这些。”利威尔没抬头,习惯性一手捏着鹅毛笔管,扶住眉头,另一手继续翻阅着。文件再多,总归过一份少一份。能给埃尔文多分担下总归不坏,何况今天还是他的生日,就算只有一天,能让他不用如此辛苦也好。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利威尔都没听到韩吉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她眯着眼睛,带着一种说不清是暧昧还是欣慰的微笑看着他——他想起领巾被埃尔文拿去了,改变一下平常的装束看起来有这么奇特吗?


“你越来越像埃尔文了,连皱眉头的样子都很像。”韩吉用手指搓弄着脸边的发梢笑着说。“要不你替他吃了吧,冷掉的话可就像硬面包一样不好吃了。”


眼前递到桌子上的这盘点心看起来就是散发着香气的普通酥皮小面包。每次露出像看到了什么未解科学之谜一样的微笑,利威尔就知道韩吉又搞出了效果难测的新式发明……这应该不只是一盘普通的点心吧。


“都说了尝尝看嘛,我都吃了好几个了绝对没问题,大家都觉得非常棒。”看着利威尔用怀疑的目光捏起了一块酥皮面包,韩吉耐心地解释道。


带着吃下会发生未知后果的觉悟,利威尔咬了一口手里的点心。


外表看起来只是手掌大的椭圆型酥皮小面包,质地非常柔软,很蓬松,有很多气孔,咬下去牙齿先碰到香脆的酥皮……里面居然是柔软细腻的奶油。


“奶油,…是怎么填进去的?”利威尔平时没什么吃甜点的爱好,但他也知道目前没有一种糕点是这样的构造,所以这肯定还是做失败了的试验品。


“你不觉得这样也很棒吗?”韩吉带着迫切想得到赞同的热烈眼神看向利威尔。


“唔……确实还不错。”利威尔用食指关节抹了下嘴角,夸赞道。就算是平日里最熟悉的同僚,吃东西被人盯着看还是有点压力。“这是怎么做出来的?”


“本来我就是想尝试下普通的酥皮点心,结果酵母不小心放错量了,烤出来的东西里面气孔太大,……还好多亏了米克,想办法在原本要放弃的半成品里加了奶油,……哦他简直是个天才!”韩吉也拿起一个咬了一半,看着里面的奶油,“吃下第一个我就觉得这简直太像埃尔文了。”


听完这话觉得有点后背发冷的利威尔回想了下刚才那颗点心的口感,外表是干硬酥脆的外皮,如果没有深入了解,绝对料不到里面是这么柔软的心。……用来做特别的生日蛋糕,好像也很适合埃尔文的么。


“要把奶油弄到酥皮里有点难度吧……米克是怎么弄的?”利威尔拿起一颗,端详着这个外表看上去几乎全无破损的酥皮点心。想不到不只是在战场上,这位高大的同僚在厨房里也是无所不能。


“他和我借了实验用的细口漏斗……当然绝对是洗干净的啦。”韩吉靠着窗框,她看到利威尔的眉头瞬间由晴转阴,轻快地解释道。“他去镇上买酒了,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那之前烤坏的试验品呢?”后厨房还没有爆炸或者被艾伦变成巨人踩扁,真是太幸运了,利威尔不由得想。


“都分给新兵了,大家觉得除了外形,味道棒极了。”当然,韩吉并不知道,在后厨的艾伦和阿尔敏他们已经用树莓果酱给每颗酥皮点心上都涂了包括她和埃尔文和米克在内的上司们的名字,大家一起抱住肚子哈哈哈笑个不停。


“这帮小鬼知道是要给团长做生日点心,都这么积极。”利威尔合上最后一页报告书,放下笔,将摞成一叠的文件纸在桌上磕整齐,走到窗前向外看了看。“看来埃尔文平常对这些新兵还可以更严厉些。”


墙上的挂钟时针偏过10点,已经这么晚了。


“韩吉分队长在吗?”门外传来一阵吵嚷,104期的新兵们端着花束和酒杯进来了。


“刚才我在大门那边看到埃尔文的马车已经回来了,尽快准备一下。”去镇上采购归来的米克跟在身后进来,举了举酒瓶,黑色的玻璃瓶身上贴着一条菱形的银色商标,利威尔认出这是埃尔文曾向他推荐过的一家历史颇久的酿酒牌子。


“哇哦快点啦。”新兵中几个热闹分子在桌上放下酒杯和盘子,从身后掏出了彩纸粘成的尖锥帽,戴在随后抱着礼物盒子涌进门的佩特拉、奥卢欧、衮塔和艾路多他们的头上,还有人手脚麻利地在吊灯上贴了扎成花藤的彩色布条,一时间办公室里很是热闹,满溢着花束的香气和开瓶的酒香。


“你们这些小鬼……有没有到允许喝酒的年纪啊?”利威尔扶了扶不知道谁给他戴到头上的红色尖角帽,随即被佩特拉塞过来一个圆形的深盘,里面垒着刚出炉的特制酥皮小面包,这位比他年轻很多的姑娘伸出两只手指在眼睛边晃了一下,示意等下在埃尔文进门的时候递上去。他看了看手里的生日点心,上面用鲜红色的树莓果酱涂着埃尔文的名字,连起来看是一句完整的祝福语。


“我听到脚步声音啦啦啦~”有人压低声音叫到,众人屏住呼吸,有几个人躲到了门后。 “准备好了吗?要开门啰。”


“祝埃尔文团长生日快乐!”


门开的一瞬间爆出了扬起的彩纸碎片和大家的欢笑,面带倦色的埃尔文有些错愕地站在门口,鲜花和彩纸条飞了过去,有人在欢笑声中递上了一杯葡萄酒,簇拥着要他说出生日的愿望。


面对着这些对未来充满希冀的年轻面孔,他举起了右手的酒杯。


你们就是命运送给我的最好礼物。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篇大概是目前为止写出来的最甜的一篇了,里面吐槽的部分写得很欢脱。写完之后才发现泡芙上“鲜红色”的果酱写成的干部组名字这很不吉利啊……写的时候真心没想多。和谏山和动画staff相比,所有的同人都图甜图森破。

•不知为何现在越来越倾向于在同人中把韩吉塑造成特别温情的角色……身为干部组中为数不多的女孩(han)子,也只有她能给那些爷们儿们春天般温暖的关(cui)怀(can)了。

•原本只是想写兵长在漫长的同僚生涯中学会了为团长代签文件,这种把变得越来越像你的我送给你作为礼物,完全是我在“亲密感”这种主题上奇葩的个人趣味,算是奇怪的萌点吧……(蹲。在我的认知当中兵长不只是战斗力超群,在脑力值如此高的团长身边这么久,多少也应该近墨者黑地熏染到一些吧。

•之前官方没有公布角色生日的时候我觉得团长很像是个稳健派的狮子座,兵长很像典型水瓶座,后来代入下声优的生日居然也挺说得过去,(具体可见http://weibo.com/1649419404/A5MjGyotu),这篇文章也是基于这个脑洞所写,想了下能凑够所有人头给团长过生日的时间段也只有57次墙外调查之前那一个月了,看动画的背景色调,那段时间也很像是春天。生于生机勃勃能带给人希望的春天,团长很适合啊。结果还是写得不够快被官方打脸了……

•漫画和动画最近的走向都在强调团长的无情度。以艾伦为代表的年轻一代对团长来说是他漫长的征战中终于等到的通向胜利的转机,从这个角度来说,对埃尔文来讲,这些年轻人反而是You are not alone的意味,团长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

•这文当中我插入了几个个人趣味的小伏笔,如果是有看过我之前写的其他几篇可能会有印象。另外有一篇玛利亚之墙夺还战时的的寒冬季节里兵长过生日的文,还在进行中。那是包括调查兵团在内的团兵最艰难的日子。欢迎有兴趣的人关注下。


评论(28)
热度(13)
© 雨海纪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