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 [团兵+干部组] 黑猫与情书

好久没画这么快了有点手生TvT

大致时间线是844年左右,时年埃尔文30岁,分队长晋升为队长,利威尔27岁,普通士兵晋升成士兵长。剧情紧接着《血硫黄》之后发生。前期剧情请点击 http://niteway.lofter.com/post/6aca2_7f5af9


——————————————————————————————

黑猫与情书

-Love Letters to Mr. Blackcat-

 

“给我们‘亲爱的利威尔先生’的信,都在这里了。”

宣读完由调查兵团第十二届团长基斯·夏迪司颁发的调任令之后,韩吉把手里的一大叠信都摊在这间单人病号间原主人的病床上。

“这是什么?”这堆信件的收件人皱起眉头问道。

“都是看过王都快报之后热心群众写给你的信呀,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剩下的都在楼下的马车上还没抬上来呢。”韩吉捻起五颜六色的信封当中粉红色的一封答道。“发件人都是姑娘。”


作为从态度和行动上都支持调查兵团,并切实提供活动经费和物资赞助的主要团体,王都的商会对调查兵团墙外出征一直都十分积极地发力助推,还发行了报纸,王都快报是其中比较有影响力的一份,经常会刊发些三军团的奇闻趣事。最近一期的内容则是刚结束的第三十次墙外考察,给利威尔做了个专题报道,素材则来源于硫黄矿那一战他以一人之力击杀了三十七个巨人的事迹,调查兵团第八小队队长米克提交的战况报告书里才有的军事机密级别的信息不知怎么传出了去,一时间调查兵团收到了不少来信,除了对兵团历尽危险奋勇出墙为人类谋福祉大加赞扬的表扬信,热血青少年表示愿意加入调查兵团的志愿书,也有相当一部分来信是这样单纯对利威尔本人表达崇拜仰慕之情的书信,简称情书。

一开始调查兵团行政部还会按规定对这些信拆开审查看是否有什么异常,收得多了实在人手不足,就都直接交给了利威尔本人让他自由处置。


其实这三十七个巨人并都不是在硫黄矿里被集中歼灭的,但也许是情报在知情人口耳相传的过程中走了样,亦或者报纸编辑认定视觉冲击力远比真实性重要,总之,结果就是,王都的民众们在报纸头条上看到了《调查团神兵力破巨人一举击杀三十七头劲敌》这样一个振奋人心的喜人捷报,调查兵团虽然就此事做了后续表态表示这条新闻只有部分属实无法予以全局认同,但舆论普遍认为这算是来自官方的肯定,一时间,“奇迹的战神”、“巨人杀手”、“人类的最终希望”等等耸人耳目的名号就传开了。


利威尔并不记得自己有接受过什么专访。硫黄矿那一战,要不是米克及时出现解救,以力气用尽武器也用光的状态,他根本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带着重伤昏迷的埃尔文回到玛利亚墙里。回墙之后的事他都不记得了,只从军医那里听说自己在昏迷中一直在说着什么要去洗澡的胡话。好在没什么致命伤,只有两手上全都是被刀刃割破的伤口,以及因为吸入硫雾引起的呼吸道和眼结膜的轻度充血损伤。军医当中对如何治疗他也发生了不小的意见分歧,因为怀疑伤口侵入了巨人的血可能会发生什么未知的变异,有人建议隔离观察,最终还是韩吉出面担保,并表示愿意负责协助治疗这个特殊病例,利威尔才没被当做瘟疫病患一样对待,被安排到了普通伤员的通铺病房。

不过现在的利威尔倒是宁愿被隔离起来,他没奢望自己带着分队长活着回来会被队友夹道相庆,但也没期待过得到同僚们侧目避走、恐惧疏远的待遇,“一个人干掉三十多个巨人”的威名,现在看来和巨人下的血咒没什么两样。 

好在身为中级军官的埃尔文有个单间病房,呆在这里他觉得清净多了。


“‘亲爱的利威尔先生,请不要嘲笑我写下这些仰慕您的语句,……跳动的火焰、闪耀的月亮和星星,都不及您在我心目中光辉的一半’…”韩吉爽快地在埃尔文床边坐下,拆开了手里那封粉红色的信封,声情并茂地将信件的内容念了出来。

“‘敬爱的利威尔先生,请允许我对您表达我的敬意,听了您的结…捷报,我决定以后也加入调查兵团,向国王比…陛下献出心脏。’……啊,年轻真好,这是个男孩子写的呢,有空的话我可以去拜访一下说服他加入技术班。”韩吉又拆开一封信,兴致勃勃地念道。

“这些小鬼都没见过巨人吧,再过十年他可未必会加入调查兵团。”利威尔把左手举到眼前,看了看上面裹的厚厚的纱布。他很不习惯自己被如此频繁地称呼为先生,也从来都没有什么向国王陛下效忠的高洁夙愿,直到二十几岁之前他都以为自己绝对不会想要进入调查兵团这种地方。

“我可是特别叮嘱过医生要包扎好的,你可是我们的战神啊,重要的双手一定不能疏忽。”韩吉一定是故意的,换做平时她这么干早就被利威尔揍上几拳了。 

“‘利威尔先生你好,我有三个女儿,她们都很崇拜你,如果可以的话,请告知令尊的姓氏和住址,我们会择日登门拜访’。哦哦这位夫人真是用心良苦。……啊米克来了,正好正好。”看到差点被门框拦住肩上扛的邮包的访客,韩吉热情地招呼道。“这些信你现在不方便写,就让米克代劳吧,他可是专家。”


“这些都是给利威尔的?”病床上的埃尔文看到那个大得不可思议的邮包,也有点意外。

“也有给我们埃尔文队长的,”韩吉抽出一封长条形的信封,念出了收件人的名字,“既然利威尔不接受姑娘们热情洋溢的心意,不如让给米克怎样。不管是外形还是长相都是超乎预料的惊喜。”她转头看着米克。

“如果报纸上说清楚我的出身,来信会减少九成半吧。”利威尔用缠满纱布的指关节按住了太阳穴。看到这么多大概可以算作情书的信,他开始觉得有点头疼。

“能让民众就此增加对调查兵团的好印象又不是什么坏事,这些来信可都要好好回复啊利威尔。”一边用强忍着笑意的严肃口气叮嘱,埃尔文一边开始着手帮忙,把散在床上的信件按照收件人分类。“调查兵团未来的物资援助可都靠你了,我也不介意把我讨伐的那几头巨人都算在你的名下。”

“这可不敢当。”利威尔撇了撇嘴,开始有点庆幸目前的手伤让他免于亲手回复这些热情洋溢的信。“只希望下次调查兵团带着尸体回来的时候不会再有人说我们出墙是在谋杀新兵就好。”

“基斯团长近期应该会和训练兵团那边讨论一下新兵的培养问题了。”分拣信件的埃尔文答道。“以后训练兵团的实战课程和毕业考题都应该会更严格。”


比起伤亡率居高不下的墙外调查先锋,维护城墙为主任的驻屯兵团要安全得多,要想在军中升官进爵,有机会经常出入王都的宪兵团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收获甚少,损员太多,超过一半的新兵折损率使得这几年调查兵团一直处于人手不足的窘境中。愿意加入的新兵虽然心志可嘉,但尚显稚嫩的战场经验暴露了他们在实战中反应力不足的弱点,埃尔文想起在墙外补给站地下室看到的团长的神情。


“如果调查兵团因此被取缔了,到那时我们再担心也不迟。”米克举起一封系着丝带的信摇了摇,除了信纸,有些信封里好像还装了其他的礼物。由于被利威尔在讨伐巨人的数量上赶超了,这个身材比埃尔文还高大许多的英俊男人现在算是调查兵团实力排名第二的人,不过他并不介意这一点。

“商会负责人现在已经在计划印刷年底的会刊特集了,据说会搞个装订精美的豪华版,请团长题序,希望能增加销路,在王都舆论中提高以商会为代表的进取派的竞争地位。……搞不好你现在这么受欢迎也得感谢这事呢,总之民众就是需要个金光闪闪的偶像啦,和你到底是怎样的人又没多大关系。说不定还会把你这个年度英雄的画像印上去。”韩吉挑了挑眉,她的消息一向很灵通。


会刊在发行前经过教会和宪兵团的审查梳洗,其实已经没剩多少新奇的内容,但还是受到了墙内居民的关注,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说起来不知道宪兵队到底有多少人看了那些会刊,对忠实执行王政命令的他们来说,看到民众如此热衷讨论法律禁止的内容,却因为法不责众不能把这些不安分的市民都搞进监狱给个切实教训,宪兵团长奈尔·铎克头上焦虑的白发大概又要增加了吧……想到这里韩吉都要为现任宪兵团长感到胃痛了,明明实际年龄也就比埃尔文大不到五岁,甚至还没有现任调查兵团团长年长,每次三团会议的时候总会有好事的兵士私下对比,议论他的头发又脱了几根。

百余年来,墙外的世界,对墙内来说都是最大的禁忌,民众和商会对于墙外探索活动的支持,正是调查兵团得以在退屈自保和突破抗争的夹缝中得以生存的狭窄之道。

这几年保守派和进取派在是否开发墙外资源的问题上一直咬得很紧。说是开发资源,其实也只是委托调查兵团探清墙外部分区域的版图,顺便探查下矿脉分布以及土壤情况等,实际上从勘探到真正开发的距离还很遥远,但商人们已经在未来的规划中加入了这些未知区域的开发预想。相对于墙内地区的过度开发甚至耕地短缺,墙外广阔的野地可说是几乎未经人手的蛮荒状态,地势平缓但土质粗砺,空闲了上百年的荒原已是只有野生动物才能生存下来的旷野。虽然和墙内共享同一片天空,地面上却是几乎另外一番景象,是个荒凉到让人心慌的世界。


“动动嘴皮子总是比较轻松。”利威尔靠在椅背上。“出墙送死的又不是他们。”他想起了刚才那个来病房里找未婚夫的女人,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就是通过这样的信件相识的。

就算这次走大运侥幸没死,可以后哪次说不定就回不来了,就这点来说,这些情书他都不可能给出肯定的答复。利威尔想起今年春天在王都大道上裁缝店里遇到的埃尔文的未婚妻——确切地说,是前未婚妻——如果埃尔文当年没有退掉婚约,那么那位夫人和她有着同样金色头发和蓝色眼睛的可爱女儿就将冠上史密斯的姓氏,万一这次他不幸失手,任务失败,没能救回埃尔文,要面对那样的未亡人和女儿,只是想想就让他头皮发麻。

这就是所谓的“家人的羁绊”吗…?从记事起就没有过一丁点儿有关家人的回忆的利威尔讲不清这是一种什么复杂的心情。

“就在回信里写‘为了你的幸福,请不要考虑调查兵团的人作为人生伴侣。’”他伸手从米克分类好的一叠信中抽了一封,看了看发件人的名字,又看了看埃尔文。他还记得埃尔文在告别了前未婚妻后说的那些话,虽然他并不认为以他的实力会不幸名列阵亡名单。 

“就这样击碎少女的希望,太不怜香惜玉了吧。”米克拈了拈胡子,那是他相当引以为傲的金棕色美髯。 

“不想让她们变成未亡人,早点说清楚才更仁慈。”利威尔把信塞回信叠,帮着埃尔文用绳子把分好类的信捆扎起来。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爱管闲事的自己也变得这么好心了呢,大概是近墨者黑吧。

“……难怪现在团里的年轻人对和宪兵团的联谊没什么热情,反而开始为后勤养殖场里的猪和牛起什么丽迪莎、凯特莉的名字了。”韩吉像是明白了什么,“比起可怜的女朋友和未婚妻,万一自己牺牲了至少它们不会太难过吧,大家还能比赛谁能活到自己亲手养大的小猪出栏做成火腿的时候,多励志啊。”

这算什么,铁打的猪栏流水的兵吗?利威尔哭笑不得地想。

“我会给这些想加入调查兵团的男孩子回信的,”韩吉扬了扬手里捆好的信札,“调查兵团每次出墙会死多少人报纸也没少责问过,都明白这些还愿意来信的孩子都是好样的。” 

“啊对了,帮我和后勤班申请下三人份的肥皂。”利威尔想起了要拜托韩吉做的事。“我的申请份额已经用完了。”如果是用实验耗材的名义,问题应该不大。

“怎么,还觉得澡没洗干净?我可是在洗澡水里加了好多柠檬和香草啊。”韩吉把信叠装回邮包,“你那身全都是巨人血的军服和裤子我都已经收下了,都是宝贵的实验素材。”


这么一说他好像记起了回城路上提出洗澡要求后来的确是被满足了,只是因为昏睡中被拎进放满了柠檬的浴缸让他做了个和一整座柠檬山跳舞的怪梦…虽然平时看起来行为乖僻,关键时刻的韩吉可是个靠谱的好队友。


“那么,平安归来的两位先生就好好养病吧,我们就先告辞啦。”韩吉拍了拍背起邮包的米克,两人一起离开了房间。


“你现在已经是士兵长了,过几天后勤部应该会给你准备好单独的房间。日常用资也会比普通士兵多两倍。”埃尔文提醒他。刚才韩吉就是带着这个调任令来的。“这样就不用再和其他人同住了。……怎么样,有没有觉得晋升也是件好事?” 

“在那之前我想呆在这里。”利威尔重新缩回椅子里,对埃尔文提出一个有点任性的要求。记得刚才的实习生是说会送水果甜汤过来吧,现在看来今晚等不到这四天以来的第一顿晚餐,他有点困了。


作为一个从小就受了太多的人生磨练、很早就明白一切事情只能靠自己的人来说,他很明白生存环境的严苛让他没有机会犯错,能做的只有竭力将天真无知的人生阶段压缩到最短,的确他也是用这样的处世哲学成长起来的,比起大笑和信赖等等这些奢侈的真情流露,戾气和警觉对“活下去”这件事更有价值。


只有在埃尔文这里,他觉得自己自己又变回那个一无所有,没有姓氏也没有牵挂的利威尔。


朦胧间,他想起兵团医院里有只传奇的猫,那只独来独往的黑猫总会出现在即将死掉的伤病号的床头。他并没见过那猫,也没有听谁说起给它起过什么名字。

也许将来有一天会见到它吧,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相见的场合不是病榻而是战场。

带着这个奇异的愿望和盖上身的毛毯,他蜷在埃尔文的椅子上睡了过去。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概因为《血硫黄》写了太多严肃的字数,所以想用吐槽平衡情绪的冲动就大爆发了。

另外一个写作契机则是动画版里比漫画版明显表现了普通民众对于艾伦和调查兵团的态度,比较让我意外的是以进击的世界那么不科学的生产力水准和科技树形态居然会有报纸快印。

在我的推测中埃尔文以前大概是有过未婚妻的,不过后来退婚了因为他志愿加入兵团而且是调查兵团,对未来的岳父来说这个女婿的职业规划风险实在太大。

文中也加入了在微博上和基友吐槽过的“调查兵团的人都好短命啊入团之后还活不过一头猪太可怜了”(…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读者们-3-

评论(8)
热度(18)
© 雨海纪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