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 [团兵] Whale Whisper

“关于城墙外面的书籍和想法是禁止的”这是众多还没来得及展开的进击设定里我比较有兴趣的一个。开篇阿明给艾伦看的“墙外世界的书”那一段,让整个故事看起来不仅仅是个热血搏击漫画。

上次看到此类设定还是图书馆战争吧,去年还出了部叫做革命之翼的剧场版(xx之翼听起来比较牛掰吗,尤其搭配上什么自由啊革命之类的字眼加成 -_,-)比较有趣的是,女主角和阿明的声优还是同一人。

另一部可以推荐的关于书的动画是《丹特里安的书架》,小野大辅真的很适合这种有着良好修养、看起来很是斯文败类的金发文青男主角想看年轻英俊版团长的人不要错过


—————————————————————————————————————

 


Whale Whisper


拿着两页体检报告纸和一本旧图册,利威尔敲了敲门,走进了团长办公室。


结束了被宪兵团囚禁了十几天的牢狱生活,原隶属训练兵团的104期训练生艾伦·耶格尔由调查兵团正式接手。审议所的审判结束之后,埃尔文·史密斯团长把他和爱尔敏·阿莱特以及三笠·阿卡曼带回调查兵团的营所,安排了两间空闲的宿舍作为安顿。随身的物品已经安排分队长亲自去训练营宿舍帮忙取回来,至于房间的清洁,还是要自己动手的。

正蹲在储物柜前端着一本书看得入神的艾伦看到利威尔走进,合上书页站了起来慌慌张张地行了个礼。之前还觉得这个新兵看起来总算没有在审判庭上那么蠢了,现在看来他脸上的恐惧并未随着淤青一同消肿。利威尔对自己身体力行的训导成果比较满意,但是对这个训导的接受对象的打扫效率很不满意。

无视一旁爱尔敏结结巴巴的解释,利威尔没收了艾伦手里的书,扔给了他一个“打扫完来团长办公室填一下住宿物资申领单”这句听起来完全就是“打扫完后来团长办公室填一下反省书”的命令。


厚壳书皮外那层摇摇欲坠的羊皮封面因为利威尔不客气的动作,裂成两半掉在脚边的地板上。这是一本伪装成小麦的种植方法的水生生物图鉴。如果不是因为书皮烂掉露出下面已经褪色的烫金书脊,可能就在本次打扫中被当成是本粮食生产手册扔进地下室的废旧物资收留处了。


利威尔把手中的体检报告送到埃尔文桌上,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伸出一只手捏住书脊,另只手掸了掸上面的浮灰,一团灰白色的尘埃在西斜的日光中腾开。窗外是傍晚的火烧云,被夕阳染成橙红色的操场上,士兵们正在执行当日最后一批日常训练。


埃尔文翻了下书,因为灰尘和潮气,纸张有不少已经粘在一起,但仍可见书页上图文并茂,字体秀美,图片上的颜料鲜色尚存。从装订线的破损程度可知,书不是这几年才印成的,书脊上反向的压痕记载着所经手的大小读者们的阅读印记。翻到最后一页,长年的湿气透过厚壳书封浸到跋尾页,两行手写的钢笔墨迹全部洇散在昏黄的水渍下,已经看不清内容了。

“真是一本不常见的好书。”埃尔文合上封底,将书推到桌角,把茶杯从柜子里拿了出来,细心擦好后放到桌上。几分钟之前斟满热水的茶壶飘出了馥郁的香味,白色的水汽从壶嘴氤氲升出,向茶盘上的茶匙邀舞。


“我以为你要说我们有必要趁着新兵入营来一次军纪整顿。”利威尔拿起这本书坐进埃尔文书桌斜对面的长椅,把书放在腿上,漫不经心地翻着书页。


“年轻人对这些有兴趣很正常。“埃尔文没有抬头。“刚才从审议所出来的时候遇到茶叶商会的代表送了我这个,要不要试试,看起来还不错。”

“商会?他们之前不是总在罗嗦交的税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吗,为什么这次又这么热情了……茶叶你慢点喝,搞不好放了巴豆粉。要不先让艾伦试试,搞不好他会给我们更多预料之外的惊喜。”

嘴上的话虽这么恶毒,脸上的表情倒是很平和,利威尔的注意力被膝上摊开的这本书里的内容吸引了。


任何关于墙外世界的书籍的初版和传播都是明令禁止的,这个铁律已经由之前的国王颁布为法律执行了上百年,最初那场大范围的禁书焚毁烧掉了数量可观的读物,能留下来的只有对墙内的居民“有用”的东西。


“看起来不太像是那几个小鬼他们带进来的,也许是前几届的新兵忘在这里了。”说到这里利威尔声音一顿,“或者是谁‘搬家’之后东西没带走。……下次训导大会上要跟这帮笨蛋强调一下,自己的东西要收好。”

兵团里其实没有搬家这回事,最多是新兵变成老兵以后会从条件稍差的旧宿舍搬去条件略好的新宿舍。那些在某次墙外调查后没能回来的人,同僚会帮忙把遗物收拾好送还给家属。这几年,打包好的遗物无人认领的情况越来越多了。长年的牺牲和微薄的收获使得愿意让孩子加入调查兵团的家庭来越少,这几年大部分新兵都来自不富裕的家庭,有些人在入伍登记时甚至无法提交亲属签字的同意书,因为家里已经没有人了。


埃尔文将一颗半透明的棕色糖晶投进茶杯。记载着如此奇妙内容的书他并不是没见过。作为维护王权的主力,宪兵团的日常的军务之一即是通过教会的检举查抄和处理持有此类禁书的团体和个人。禁令颁布的开始几年,抗令的情况很激烈,然而时间久了,大部分人都已经遗忘了墙外有巨人这回事了。和这些虚无而荒谬的书本一样,好奇心不能拿来治愈疾病,也无法用以填饱肚子。


利威尔饶有兴味地翻着书页,在其中一页停了下来,这是一张跨版的插图,深蓝色的海水中是一头体态庞大到惊人的鱼型生物,头部是钝圆形,鱼鳃附近是对称的两排风琴形斜褶,与众多尾随的小鱼相比,体型差异如同落在战马身上的柏树叶。更加奇异的是,不同于其他卵生的鱼类,这头终生都在水中生活的巨鱼和人类一样是胎生。


“难怪那群小鬼看得如此专注,这实在是一本可以引发年轻人不切实际探索热情的危险读物啊。”利威尔打了个响指,翻过下一页。

也许这本颠簸流离最终躺在调查兵团团长办公室的旧书已经体验过不止一次没有遗物交接人的经历吧。利威尔想象得出这本套着平庸而安全的伪装的禁书在兵团当中私下传阅的景象,煤油灯照亮昏黄的书页,连大点儿的水塘都没见过的年轻人围坐成一圈,从这本书当中构想此生都无幸得见的辽阔大海,兴奋地猜想着墙外世界的真实模样。

那群年轻人当中,也许就有那个临死也不肯向吞食了他一半身体的巨人妥协的新兵。

“这么没用的我,是不是也有幸作为一个人,为人类的未来做出贡献了呢。”


如果能完好地活着,利威尔突然很想劝说这个年轻人在战役结束之后就退伍,在国境当中随便找个有河有湖的地方,用军团发的抚恤金搭一座小屋,做个隐居诗人,为以后更年轻的孩子们写下这样对现在的人来说还是太早的荒唐书。


比起自己这样一路披荆斩棘从黑暗中挣脱出来的人,这些年轻人理应有更加光明的归宿。如果可以的话,利威尔希望可以将与巨人鏖战的责任与挑战都担在肩上,


“这么好的书,应该搭配同样好的下午茶才对。”隐约猜到了利威尔想法的埃尔文端起了茶杯,摇了摇手中的报告纸。“得到一个如此特别的战斗力,我们也应该庆贺一下不是吗?”


之前在审讯庭外休息室里就已经见识了艾伦那完好到像是已经在原本应该连根折断的位置上安安稳稳地呆了十年的牙齿,真正拿到军医提供的详细体检报告里各个项目数值都和正常人没两样的检查结果,埃尔文还是不得不惊叹一下这愈合能力。

虽然目前还无法获知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身上到底还蕴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力量,但至少出现了足以撬动百年来人类和巨人战争的实力对比的可能,而这正是埃尔文长久以来都在企盼的转机。


“至于这本书要打算怎么处置,就送给艾伦他们吧。如果他们还愿意相信墙外的世界是书里所说的这样,就努力活着回来,活到可以亲自验证的那一天。”也许这群年轻人可以将这本书完好地传承下去,也许人类也会迎来一个不需要将好奇心和探索欲视为禁忌和危险也不再那么糟糕的未来吧。到了那一天,人们可以坐在树荫下,沐浴着和现今别无二致的阳光,用欢笑和好茶来庆贺和平的生活。


而他们要做的,就是让这道刺破阴霾和黑暗的曙光,可以到来得更早些。


-Fin-


——————————————————————

这是我写的第一篇进击同人,虽然是挺短的一篇,现在看行文啥的也比较生疏,还是挺喜欢的,作为爬一个新圈子的初篇,也算是个好开端吧。

初衷是想写个关于进击的角色们看到墙内世界里没有的东西是怎样的表情,比如海洋生物图鉴和水族馆什么的。一直很喜欢海豚企鹅海豹,也喜欢鲸鱼,虽然体积很大看起来有点可怕,但是是性情很温柔的动物,每次在动物科考的节目里看到就会觉得世界上有这些奇妙的生物才会如此美丽,相比之下人类真是太渺小了。

写着写着就觉得,一些在现世稀松平常的东西在那个世界是很奢侈的吧,就有一种他们真是为新时代新生活奋斗的革命先烈啊的感觉=_=

写这篇时正好看到了那个很感人的同人MAD《致两千年后的你》,非常推荐。

评论(6)
热度(11)
© 雨海纪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