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OO][Lockon中心]Flu Fever

和友人讨论过4个GM当中搞不好在饮食方面战斗力最弱的是看起来好像很能战的洛克昂,也许是一杯黑咖啡就能灌醉的超弱型;而战斗力最强的是刹那,毕竟是中东国家出身呢,将来和平年代万一失业了还能去街边卖烤肉串=_=按照中东人种的特征,进入青年时代之后就很容易变成大胡子了。试想下满脸胡子飘着孜然味儿的刹那?有点刺激。

一个离开后能让所有人都缅怀的人,如果能在活着的时候能被大家好好对待就更好了。

Lockon中心,微SL/LT倾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洛克昂斯托拉托斯记得他肯定在哪本杂志里看到过名为《要想感冒得的少空气净化少不了》这么一篇主要面向家庭主妇的生活科普文,但是以他现在又昏又涨的大脑真的想不起来最近一周内有什么场合能让他接触空气不干净的污染源。所谓物极必反就是这么一种情况,托勒密全密闭循环的空调系统的净化消毒做得太好了,让他这个呼吸了20多年地球上乱七八糟没经过净化的空气的人类呼吸道系统开始对洁净指数为99.999的空气展开了应对感冒的免疫力场。

    初步诊断为病毒性流感,拒绝了莫雷诺医生挽留他在治疗室里躺一下的建议,洛克昂把阿司匹林揣到裤兜里准备回房间好好睡一觉。几百年来人类这种得起来不算病重起来真要命的感冒的治疗手段的研究几乎无甚大进步,最有效的方法仍然是多喝水加多睡觉。十五分钟之后有托勒密舰上全体成员的每周例会,这次必定是要请假了。

    想起还没有通知皇小姐自己得了重感冒,全程都靠扶手助滑和失重状态下惯性飘回房间的洛克昂掏出了通讯终端。虽然舰内几乎随处都有可与主舰桥通话的通讯屏,不过他目前的喉咙痛得几乎讲不好话。呆会躺下之后发条短信吧。 

    莫雷诺医生刚才劝自己躺进治疗箱时候骄傲地宣称托勒密医疗室的硬件堪称全宇宙战舰当中排名前10。只是洛克昂还是不太喜欢那种只靠加热室温来给治疗者保持体温而没有被子的恒温箱。生病的时候有被子裹住的话感觉似乎会安心很多,外界的噪音和光线也都可以隔绝在那层温暖的棉织品之外了。这真的是那个微波炉一样的治疗箱取代不了的功能。

    上次的联机演练报告还在终端电脑里没完成,今天本来应该提交的吧。通讯终端和房间里哈罗和配备给每个驾驶员的终端电脑都可以连线的,也许应该先把完成了百分之八十的那份报告先提交给皇小姐交付今天的例会讨论?想着按下手里通讯终端的局域网设置按钮,感冒药的嗜睡副作用似乎开始发作了。

     平时对提耶利亚那种连喷嚏都没打过一个的纳米改良的优秀体质不以为然,被急病击倒的时候还是挺羡慕那种几乎不会劳烦医生的科技成果。带着乱七八糟到在脑内绕成了乱线团的各种想法,洛克昂拉紧了卷在身上的被子。托勒密给每位驻舰成员发放的丝绵纤维被子是附带一套固定在床上的固定带的。战舰90%的时间内都处于几乎零重力的状态下,要想达到舒适睡眠的标准,可以把被子连同睡眠者类似绑粽子一样固定在床铺上。不过这时候实在没力气去翻出那套不知道被他扔在哪里的固定带了,要保证被子不会飘出去的最好办法就是,把自己裹成一条春卷。

    上次重感冒到全身骨头都冷到牙齿打磕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似乎是在中学时候吧,学校的球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下雨了,不过正直运动荷尔蒙满槽的男孩们显然激战正酣没有一个愿意退场等雨停。然后那场比赛身为后卫的他获得了最佳球员称号和球队优胜奖杯,附带一场烧到三十九度的重感冒。

    什么时候托勒密也能组织一场球赛就好了,不过大概舰上常驻人员的数量凑不齐两支球队,也许排球不错……哎对了沙滩排球每支球队的最低人数要求是多少来着……嗯在此之前要先考虑托勒密上哪里去找沙滩吧。

    发完短信之后扔出被子的通讯终端静静地漂浮在无声的房间里,声控灯全都关掉了,只留下门口处微弱柔和的指向灯还亮着。皇小姐没有回信,会议应该已经开始了。


    五分钟之后刹那F清英站到了洛克昂房间的门口。那条短信在昏沉当中被发给了刹那。在托勒密全舰眼力最好的狙击手的通讯终端号码簿上,Sumeragi和Setsuna这两个名字的顺序靠在一起。

    房门滑开的声音并没有引起房间主人太大的反应,工业革命后几百年来现代制药业对在感冒药里的嗜睡副效果改良毫无进步。刹那没有去多媒体会议室而是在接到短信之后完全不顺路地拐到了洛克昂的房间。还没有到晚间休息时间就关灯,这对一向健康作息的洛克昂果然有些不寻常。

    “洛克昂,还好吗?”刹那对着那条拧成了春卷的被子和露在外面的半头卷毛问到。

    没有回答。

     

    刹那从空气里把漂浮着的通讯终端捞到手里,屏幕上亮着刚刚发送给他那条短信的送达确认通知。他看了一下发件箱,思考了5秒钟,决定把那条错发给他的感冒请假短信转发给皇小姐。

    很快来了回复。皇小姐关切地问到要不要让莫雷诺医生看一下,并推荐了名字很绕口的一种特效感冒药。正在刹那准备回复说他会尽力找到体温计的时候,房间门打开了。菲露特站在门口。

    刹那转过头来准备按下发送键,系统提示存储空间已满,请清理文件夹。

 

    “洛克昂,生病了吗?”虽然同为舰上人员,刹那几乎很少在非演练期间听到这位粉红色头发的舰桥操作员同僚的声音。

    刹那把漂浮在失重空气里的阿司匹林包装盒给她看。包装盒上附有快速检测体温的感应条,红色的液晶条显示一排清晰的数字:38.4。

     “要不要去找莫雷诺医生来看看?”菲露特试探地问刹那。

     “洛克昂给皇小姐的短信里有说已经去看过了。”刹那把通讯终端递给菲露特。屏幕上还在闪动着那条提示清理文件架的系统通知。

    菲露特在心中小声地为侵犯到同僚的隐私道了个歉,开始查看发件箱。托勒密为舰上成员配备的通讯终端采用了最稳定的通话系统和最高效的文件存储压缩软件,理论上可以存储五十万条通讯名录、三万分钟的音频信息和超过四万条的文字图片信息,同时可设置为使用者指纹键盘锁模式。大概由于洛克昂90%的时间里都带着手套,所以他的通讯终端只是设置了自动键盘锁。菲露特得以顺利地打开了那个塞满了各种文件的终端——尚未转到哈罗里的机体测试数据,每个月的实战演练计划表,托勒密的每周菜单,Dynames操作系统供电时间提醒,上周日午饭时拍摄的尺寸叹为观止的龙虾,在补给仓库的冰箱里发现的形状和颜色都很猎奇的蘑菇,几乎每天晚上都和刹那在聊天主题永远是Exia的短信,发给阿雷路亚的畅销宠物杂志《Pettie Cosmo》的电子优惠券。

     ……就算是让veda来清理也要花费不少时间……吧。菲露特看着装得满满只有大略分类的文件夹。她突然想起上周貌似自己也给洛克昂发过短消息,那清掉这些的短信应该就可以腾出空间了。菲露特靠着墙角坐下开始清理短信箱。

     刹那从抽屉里找出了一块纸板,并找出了黑色记号笔,正在他准备把那块纸板挂到洛克昂房门外的时候,有人敲了敲门。在房门几乎已经不存在导音功能的托勒密上还保留着进门之前先敲门的习惯的也只有阿雷路亚了。

 

    由于缺席了两个重要的机师,团队讨论只得改期。例会很快就结束了。

 

    房门滑动的声音让被子春卷动了一下。阿雷路亚进到房间里,看到有着杂乱黑发的少年同僚手里端着一块写着“Flu In, keep out”的纸板,另一个年纪不过少女的同僚,正抱着膝盖缩在墙角里按着通讯终端上的按键。


    洛克昂从被子卷里探出头来虚弱地看了一眼,在他昏沉的视野当中,这些平素十分眼熟的同僚的脸孔,现在都像是有着可笑表情的连环画插页。他把头蒙到被子里,咕哝着为没参加会议道了个歉。冷气从全身的骨骼涌向心脏,空调温度设很高可他依然觉得冷。

 

    “洛克昂想吃点什么吗?”阿雷路亚关切地问。

    “土豆泥……罗宋汤。”爱尔兰籍的狙击手意识模糊地回答到。想到食物似乎让他的大脑稍稍振奋了一下。口腔和舌头里全都是苦涩的味道让他下意识补充道“罗宋汤请加两倍的盐和黑胡椒”

    虽然看起来体质强健热情开朗让人产生洛克昂饭量和酒量都不错的错觉,实质上这位五好青年不抽烟不酗酒每天的饮食都遵循Union国民健康部发布的城镇居民每日膳食结构的低盐低脂指南。上次托勒密第三届美食会上由克里斯蒂娜亲手烤制的一块小牛排上那层土耳其辣椒粉和墨西哥白胡椒让这位击落成绩创CB新纪录的狙击手泪洒烤肉现场连喝了三大杯加冰的香槟,在这之后他的味蕾连续罢工一周。顺带一提,那次辣椒挑战大赛的获胜者是正打算把牌子挂到门外的刹那F清英。

 

    阿雷路亚带着关切的目光和满心“果然只有感冒药是不行的吧烧糊涂了的话还是要去治疗室”的疑问离开房间去托勒密的员工用厨房准备这份特制激辛加餐。菲露特仍然蹲在墙边清理通讯终端的短信箱。她刚才在里面发现了阿雷路亚发给洛克昂的分别名为《三个月大的Cutie~♥》《剪毛之后的Cutie~♪》以及《Cutie终于记得我了~好感动☆》的彩信。Cutie是目前畅销的SNS电子宠物游戏《愤怒的小狗》里阿雷路亚领养的那只白色马尔济斯犬的名字。

     收件箱里另外一大部分是来自刹那的短信,菲露特按得手指都要酸了,文字信息大多数是Exia的数据指标,图片彩信则是各种角度拍的Exia照片。她忍不住去发件箱里看了看洛克昂是怎么回复这些枯燥短信的——除了机师们才能理解的参数解释,就是机体也是可以被爱感动的只要对它们投注了足够的关怀它们也会回报你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菲露特想起上次和克里斯蒂娜聊天的时候,对方提到的里希提对模型的热爱。虽然她也算是专长于机械和数据,但是,每天对着那一堆数字和无机质机器,到底是如何联想到爱与回报的呢……?该说果然男女大脑结构是不同的吗?菲露特抬起头看了一眼仍然裹在春卷里一动不动的洛克昂,又看了看坐在她身边无言地抱住膝盖,盯着那个被子卷的同僚。不知为何,她产生了一种刹那在以看着Exia般专注的眼神,长久地凝视着洛克昂的错觉。

     原来大家都是把洛克昂当做是这样的建议者来对待的吗……那自己请教他哪种室内空气清新剂比较好结果被回复其实柑橘香水也不错,果然是毫无建设性的烦扰吧。菲露特突然有些泄气。

    将那三千条短信翻到1/10才想起最新版的操作系统是可以根据姓名来筛选查看信息的。菲露特赶紧两手捧起通讯终端想尽快结束这种侵犯别人隐私的不得已操作,正在她进入初始菜单功能项、手指滑过“清除收件箱内全部信息”的时候,房间门开了。

 

    “洛克昂,你在吗?”

    无视门口挂着的那个内有流感请勿入内的牌子,提耶利亚扳住门框飘了进来,镜片在微弱的灯下闪着光。虽然仍是几乎和平时一样的语气,Veda在舰上唯一的授权登陆者对同僚缺席重要的例会还是有些不悦的,刚进房间他就觉得气氛不寻常。

    “你们在干什么”提耶利亚随手开了房间的主照明灯,看到机师同僚A和舰桥同僚B双双坐在墙角,一个面色凝重沉默不语,一个手拿通讯终端好像现行犯在销毁罪证。

 

    “洛克昂,动不了了。”刹那把下巴埋在膝盖里喃喃道。

    “没什么,我我想给莫雷诺医生发消息让他来看一下”菲露特有些尴尬地解释道,随手按下了手里的通讯终端按键。

 

    “克里斯蒂娜刚才在外面找你”提耶利亚看着菲露特。刚才在通道的转角处他碰到了正在找一起享用夜宵的同好的克丽丝。粉红色头发的少女局促地把通讯终端放回到桌子上,借助失重状态下的漂浮力迅速离开了房间。

 

    “我已经听皇小姐说过了,是感冒。”提耶利亚用严厉的视线扫过仍然盯着洛克昂的刹那。“没有打流感疫苗的话近距离接触也是可以被传染的。”

    “……”

    “你没有得过流感吗?”

    “嗯”

    “好了我会让莫雷诺医生来照顾洛克昂的。上次的联机项目你还没提交报告,明天2030之前请提交给Veda。”

    “嗯”

    “洛克昂有说过他想吃什么吗?”

    “土豆泥和罗宋汤,要加盐和加辣的。”

    “流感病毒导致的味觉混乱吗……”对食物的口味没有特别偏好的机师推了一下眼镜。


    “久等了。”门滑开了,阿雷路亚端着餐盘进来。“哦提耶利亚你也在的。……我去问过莫雷诺医生了,说病因可能是上次演练时的气密性控制不太好导致的空气污染。”

    “哦”表情淡然的紫发同僚回应了一句。“如果你也没有注射流感疫苗的话也早点回自己的房间比较好。”

   “洛克昂……睡着了呀。他要的特制加餐在这里,呆会你提醒一下他好了。”从不关心太阳系范围内居民网络精神生活的提耶利亚不知道再过半小时是畅销游戏《愤怒的小狗》新出体验版网络发售的时间。目送着阿雷路亚将带着固定用磁条的餐盘放下离开房间,他抱起两臂看着刹那。

 

   “流感是不会死人的。”

   “嗯”

   “你要是一直在这里的话,下次Exia也要全部消毒了。不想这样的话就回自己的房间。”

   提耶利亚并不知道洛克昂的终端里,有几百条发自刹那的关于Exia的短信。他只给洛克昂发过两条文字短信,一条是“也祝你新年快乐”,另一条是“你的舌头真的不要紧吗”

     五分钟之后,洛克昂的房间里再度回复了静寂。房间里只有阿司匹林包装盒和被清除了收件箱内所有信息的通讯终端闪着微弱的红光。临走之前,提耶利亚犹豫了一下,给那份特制的土豆泥和罗宋汤又加了盐和胡椒。

 

    三天后,舰桥内的全体成员都听到了这位再度回复平日健康的狙击手的哀叫。在被菲露特失手清理掉的收件箱里,有他好不容易申请到的第54届月球最新型机车展的入会邀请码以及限量版赛车季刊《Into Auto》的电子团购券。

 

-End-


评论(4)
热度(25)
© 雨海纪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