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 [团兵/兵团] [现pa/穿越] Now here, not here -1

最初构思来自于和小伙伴们一起歪歪的脑洞,原想作为利维生日贺文发的,各种拖延症的结果就是拖到现在成了情人节贺文。……

大概算是穿越题材?原作背景的利维落水后穿越去了现世邂逅身为普通人的埃尔文,共度了一段时光之后又穿越回去的故事。穿越的原理请参考著名漫画《天是红河岸》【。

原本设定在现代日本,后来觉得太奇怪了就改成了德国,毕竟一群歪果仁长相的主角要是都集中出现在东京好像也挺奇怪的。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此文有逆年龄差的操作,大约是33岁的原作利x24岁的现世团,且有明显的兵团倾向(只有擦边球,(应该)没有十八叉)。另外由于生长环境和年龄关系现世团的性格和原作团非常不同,具体来说就是蠢了很多的普通死大学生/社会新鲜人设定,不接受者请点叉。

整体大概是比较死蠢的路线吧……生在水深火热旧世界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烈穿越到了新中国亲身感受四个现代化的美好生活这样的……_(:з」∠)_

——————————————————————————————————

Now here,not here


-Slip zero-

 

“全体队列转三角阵形!继续前进!”

 

利维拉紧手中的缰绳,循着这声指令传来的方向望去。队伍已经从原本的直线型变为箭镞状阵形,身后的轰鸣声仿佛要震裂大地一般回荡在空旷的荒野上。

队列最前方的空中射出了一颗绿色信号弹,指示着整个队伍前进的方向。截至目前为止,队列的形状还算完整,尽管身后那十几个巨人并未放弃追击,最后方似乎还能听到重物坠地时的钝响,整个队伍仍然保持基本阵形,在遭遇突然出现的奇行种之前,几个小分队刚刚做过行进路线确认,绝大多数士兵都应该明白城墙就在不远的前方。


就在这时,身后的队伍突然传来一阵骚乱的响动。

“兵长!利维兵长!医疗队的马……!”

红色信号弹尖厉的啸鸣打断了士兵慌乱的传令。负责运送供给的马车在队伍的前中部,也就是在距离利维前方大约半个小队距离的方位,在队伍最末一般安排的是运送伤员的医疗队,这次行军幸运地没怎么遭遇巨人,所以医疗队的马车运载的是此次壁外探索收获的几袋矿石、岩脉碎片和树种。如果在这时放弃这几辆马车,就等于放弃了此次行军最重要的收获成果。

 

利维从腰间摸出信号枪,填弹之后向队伍最前方的上空发射过去,确保在队首的埃尔文等人能清楚地看到这颗信号弹黄色的烟雾之后,他拨马出队,向红色信号弹发出的方位奔过去。

 

天色渐晚,黄昏的日光从目力可及的荒野东部边界线向西步步后退,傍晚的雾气开始吞噬周围矮山的峰线。北边的地平线上,隐现出灰蓝色的雨云。队伍正由一片空旷的荒野逐渐追进到生长着稀疏树丛的林区。夜晚时分巨人应该会停止活动,接下来只要保证士兵都跟上队伍,掉队的马车可以在入夜之后另外派人回收。但若是马车失了控,这又是另一回事了。虽然马不会因为巨人而受惊,但驾马的人如果情绪反常是很容易影响到坐骑的,通常一架马车至少有两匹马,经验不足的驾马人很容易在奔逃中失去对马匹的控制。

 

没多久利维就看到了医疗队的那三辆马车,他驱策身下的马与马车同速,平行前进。其中两辆马车分别由韩吉和妮法护送,第三辆马车驾驶座上是空的,利维这才看清原本应该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士兵已经因为过度惊慌昏了过去,只是还缠着缰绳才没从车上跌落。

地图上标示着这附近有个淡水湖。湖岸的环境复杂多变,马车如果陷进湖边的沼泽地那就麻烦了。利维示意韩吉和妮法带领前两辆马车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自己则驾马试图引领第三辆无人控制的马车从偏离的路线回归正道。

 

脚下的路逐渐脱离开先前裸露泥土的干燥荒地,植被也从干枯的矮草变为稀疏的藤蔓和灌木。身后的巨人仍然没有放弃追捕,就算有在旁边策马同行的利维的指挥安抚,无人驱策的马匹经过长时间的奔跑,要保持速度也是很难的。

就在这时,原本就跑得筋疲力尽的马突然紧急减速,领头那匹马扬起了前蹄,前方的树丛中跃过了一道黑色的影子,利维没来得及考虑到的另一个意外发生了。水泽河湖的边上通常也总有食肉动物活动,并不惧怕巨人的马匹要是被豺狼这类猛兽惊扰而发足狂奔,这局面就几乎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控制的了。

混乱间利维果断地砍断了马匹和运输马车之间的绳索和连杆,那两匹受惊的马拖着被砍断的绳索沿着湖岸跑远了。这样就算马匹失控跑散,马车至少还能留在原地,巨人也好猛兽也好,应该都不会对车上那些矿石和树种有兴趣的。对调查兵团来说,这些可是本次行动重要的战果。

利维试图安抚身下的坐骑,并掏出指南针想要重新确定前进的方向,祸不单行,手里这枚用了五年多的指南针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失灵,红色的指针在表盘上犹豫地左右晃动,迟迟不肯稳定下来指示方位。

没时间磨蹭了,利维把指南针揣回衣兜抬头重新确认周围环境,脚下是一片高出水面的碎石,这片湖岸前方不远处是一片树林,至少要先找个能够使用立体机动的掩护场所。利维想要从这片高出水面的狭窄河堤抄近路,就在他驾马跃上这片看起来是两片浅水之间的泥地的河堤时,泥土在马蹄的踩踏下裂了开来,原来这片河堤地基不是泥沙而是腐坏的浮木垒成的,马蹄滑了一下,利维没能把握住平衡,和马一起跌入水中。

也许是刚才落水的水流搅动了河底的泥沙,利维抬头想要确定马匹的方位,却难以做到。野外的湖水一时间麻痹了他的身体,让他的大脑也跟着冻结了。

 

“利维!”

 

就在这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利维挣扎着想要卸掉身上的立体机动好减轻重量让身体浮起来,初冬的湖水比预想中还要寒冷,手指也冻僵了,没法顺利解开皮带扣,他试图从水中抬起头,张口想要呼叫去回应那声音的主人,一口湖水灌了进去,带着苦涩土腥味的冷水呛进了他的肺。

软滑的水草攫住了利维的双脚,他的意识渐渐被黑色的水流吞没了。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死前可以洗个舒服的热水澡啊。……

 

…………

 

……

 

 

 

“……”

 

“……唔……咳咳!”

 

利维是从一阵剧烈的咳嗽中醒来的。新鲜空气撑开了他的呼吸道,苏醒之后需要呼吸的生理需求最终驱使他开口用力地吸了几口气。又苦又咸似乎还混杂着泥浆的液体滚过喉咙、冲上舌头,由此引发的呕吐冲动让他瞬间清醒了。

眼前一片白光,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喂!醒了吗!”

 

利维艰难地吸了几口气,口腔里牙齿间全都是以前从没尝过的苦涩和咸辣味,他吐了口唾沫,依稀看到吐出来的口水是一坨浅绿色的残渣。


“呼吸……呼吸没问题了吧?”

“唔……”

利维用舌头舔了一下牙齿,陌生的苦咸味挥之不去,这感觉太糟糕了。倒是也要拜托这恶心的味道,他现在已经清醒了七八分。他感到有只手按在肩上,并帮他坐起身,轻拍着他的背。如果是巨人的话应该是不会说话的,就是说把他从那湖水里捞出来的应该是人类才对。他顺势抓住这只肩上的手,一把将手的主人扳倒在地。

换了个方向之后灯光似乎稍有减弱,利维终于适应了眼前的光线,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瞪向眼前的人。

“这是哪里?”

利维一手扣住对方的两只手腕,一手卡住对方的喉咙,逼问道。


“这是我家啊……!我应该问你为什么在我家的浴缸里才对!”


身下是乳白色方砖的地面,身旁是个白色方型水槽,刚才企图按住他肩膀的男人正被他按倒之后用手臂和膝盖锁在地上,动弹不得,下半身上裹着的毛巾都湿透了,那白色的方槽里还在向外流着绿色的热水。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但从湿度和温度以及眼前这人半裸的打扮看起来,似乎确实像是个……洗澡的地方。

利维将锁喉的手从对方脖子上拿开,但没松开另一只按住的手,他这才有机会定睛仔细看清楚对方的脸。……似乎有点,眼熟?


“……就算是入室抢劫未遂,我也已经报警了……!你不要乱来!”

眼前这个比利维大上至少两个号的人终于挣脱了被扣住的手,匆忙地拉了拉刚才挣扎间已经快要从腰上滑脱的毛巾,手脚并用地往后挪了几步,直到被墙截住退路。

“……或者说,你对其他东西有兴趣吗?”这人摸到墙角,抓紧腰上的毛巾扶着墙站了起来。


“埃尔……文?”

岂止脸熟,这人的脸简直熟到不能再熟了。


“你到底是谁?从哪里知道我的名字的?”

眼前的年轻人慌张得有点可笑,看得出他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镇静。


……为什么是这么蠢的动作和表情?马呢?立体机动呢?为什么埃尔文手里只拿了一个像是酒瓶的东西……不对,应该问,他身上原本穿着的兵团制服呢?为什么只在腰上裹了一条毛巾?这是直接把自己这个落水的人给救进了澡堂吗?


“你说什么蠢话……是我啊…!”

利维再次逼近这个自称埃尔文的年轻人,这才注意到眼前的人似乎和他熟悉的埃尔文不太一样,或者应该说,很不一样:裸露的上半身没有一点伤疤,皮肤上也没有立体机动皮带的压痕,从脸上的神情、肌肉的形状和皮肤的光泽看起来,倒更像是未成年人的身体。目测眼前这个正试图抓过旁边架子上另一条毛巾裹上身的金发蠢蛋的年龄不会超过十八岁。


“你到底是谁?”

“我是从这个浴缸里把你………捞捞出来的……刚才给浴缸放热水的时候没看到你在里面……我差点以为浴缸的下水管堵住了。”


说到这里,埃尔文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起一个金属的圆盒子丢了过来。利维打开盒盖,绿色的粉末掉了出来,颜色和他刚才醒来时吐的泥浆口水一模一样。他看了看盒子上的标签,绿色的树林蓝色的水面,和他跌落的那片湖的景色倒是有点儿像,除此之外旁边都是他读不懂的陌生字符。


“……这到底是哪里?”


利维丢下盒子,走到浴室窗前推开那扇有半人多高的玻璃窗,窗帘外暗蓝的夜色与夜风一道扑面而来,吹在皮肤上的冰冷感让他确定这的确不是梦。远处街道商店门上彩色的霓虹字、路口浅绿色的信号旗,以及轻轨边亮白色的路灯,都是他此生从未见过的光景。至少如果他淹死在那湖底,应该是再看不到这些场景的。他回过头疑惑地看着埃尔文,眼前这人是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唯一熟悉的存在,但这熟悉之人说出的名字,却让他更加迷惑了:

“这里是海根堡,德国海根堡。”


……如果眼前这人不是浴盐公司搞出的什么整人节目,那也许只能有穿越这一种原因来解释这个莫名其妙从他家这个用了几年的普通浴缸里冒出来的人到底是哪里来的了。想到这里,埃尔文将手里的酒瓶拉开盖子,递给了利维。


“这个的味道应该比浴盐好。要不要坐下喝一杯?”


啤酒麦芽的苦味和小气泡在舌间爆裂的爽利提醒利维自己果然不是在做梦,至少目前看起来不是。墓碑上终于不必要刻上“就算每次冲澡时间都不超过十分钟也无法避免被淹死”的墓志铭了呢。


……也这算是,可喜可贺?

 

- TBC-

 

 ————————————————————————

因为再度进入了漫长的瓶颈期,脑洞虽然没停过,就是一直没法潜下心来写文,太久没写文的结果就是原本就很弱的手感基本找不回来了,打这篇的时候一直忍不住想跑到逗比路线。

所以很想要点留言评论啥的鼓励鼓励呢……山上的朋友们请让我看到你举起的双手好吗!!!!【。

终于写完第一章了我要去吃好药洗洗睡了 _(:з」∠)_

评论(17)
热度(36)
© 雨海纪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